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家学
    蔺家子弟不论男女都要每日去家学听先生授课,虽然天气渐渐冷了起来但是从来没谁敢故意拖延不去家学,不过蔺筠因为身子不适已经有月余没去过家学,她身子渐渐康复之后再去家学上课的事也被提上日程。

     蔺家大姑娘蔺珏平日里对龙凤胎弟妹的管教最为严谨,她是个冷冰冰的美人儿,平日不爱笑,龙凤胎对上她都会不自觉地弱了气势,一句抗议的话也不敢说,蔺筠以前胆大包天,但对上大姐也会瞬间蔫掉。这次她从父母处听说小妹妹身子已经恢复还不想去家学便在下学之后来了蔺筠的院子。蔺家子弟最重和睦,是以虽然蔺珏和蔺筠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也未曾住在一起,而是和年纪差不多大的堂姐妹住在一起,不过这也让蔺筠暗自庆幸,若是和大姐朝夕相处,恐怕她的耳朵没被冻掉已经被大姐拽掉了。

     与蔺珏一起过来的还有封将军家的小郎君封广和,蔺家家学收徒严格,除去真正有真才实学的子弟也难免有交好的世家送来的自家子弟,而封广和的祖母与蔺筠的祖母是手帕交,几个小的自小就非常熟悉,封广和自幼和蔺筠交好,一向以亲哥哥自称,蔺筠生病之后他来看过两次,这次听说蔺筠病好之后不愿意去家学不由着急,筠妹妹不来家学他都没人一起探讨书本中不懂的部分……当然最重要的是没人陪着他一块到处祸害。

     蔺珏静静走在前头带路,后头跟着贼眉鼠眼的封广和和蔺云栖。那厢刚睡醒的蔺筠听到大姐带着四哥和表哥来看她立刻躲在被子里装睡。

     于嬷嬷无奈的摇摇头,悄声劝道:“六姑娘,咱们不能总躲在屋里,你也该去家学透透气。”于嬷嬷更担心因为这一场大病坏了自家姑娘的名声,明明是健康活泼的世家贵女偏偏被传承弱不禁风的病秧子,白白让人看不起她们家姑娘。

     “嬷嬷,你小点声别让大姐听见。”蔺筠眉头挤成一团,瘪着嘴将窜到被子外的脚收回来,天气越来越冷还是能逃一天是一天好啦。

     于嬷嬷宠溺又无奈,只好端着笸箩到窗下做针线活,见蔺珏进来了才不急不慢的起身:“大姑娘怎的来了?可是来看六姑娘,奴这就去叫六姑娘起来。”

     封广和踮着脚往里头看,见于嬷嬷面色不善才讪讪的退到一旁企图让于嬷嬷认同他是个乖孩子。

     “不用,我进去看看她,今儿没再发热吧?”蔺珏说着就往里头,蔺云栖跟在她后头边走边回头朝封广和做鬼脸。

     男女七岁不同席,封广和自然不能进到卧房里头,就算没有于嬷嬷在,蔺珏姐姐也不会让他跟进去的,不过他留在外头一个人也无趣,心里头跟猫挠似的一个也安稳不下来。

     “倒没发热,不过喝过药汁儿又睡了半天到现在还没醒。”于嬷嬷俯身轻声唤醒“熟睡”的蔺筠:“六姑娘,大姑娘过来看你了。”

     蔺筠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瞧见姐姐哥哥甜甜一笑让自己看起来更天真可爱些:“姐姐哥哥怎么来了,我好多啦就是爱瞌睡。我都好多天没去家学听先生授课,先生生气了么……”

     “噗嗤。”与蔺筠前后脚蹦出来的蔺云栖捂着嘴巴笑的可乐,眼睛却看向床上的被子。

     蔺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床尾还有一册话本被被子盖住了一半,不过硕大的名字却笔走龙蛇的出现众人面前——《鬼事畅谈》,蔺珏立刻皱起眉头:“阿专你脑袋疼的时候就是看这个解闷的?”

     蔺筠自知骗不过自家大姐,老老实实将从被窝里钻出来,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那红润的小脸蛋和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看便知这姑娘什么病症都没了。

     “姐姐听我说,我真的是早上咳嗽了几声,奶娘担心我劝我喝药但是我喝完就睡了过去不是故意不去家学的……”

     听她可怜巴巴的解释着,蔺珏凉凉点头然后走到床边伸手捏住她耳垂,冰凉的手指捏着温热且热乎乎的耳垂,芊芊玉指随意一转便听到蔺筠的哀嚎。

     蔺云栖不忍心的转过身,说实话他也不是故意揭穿妹妹的,小叔叔好心搜罗来的话本都塞到她的闺房里一本都不分给她,他也是想看看嘛。他轻手轻脚要跑,不想大姐蔺珏脑袋后头长了眼睛一般。

     “蔺云栖,你给我站住!”

     蔺珏头也未回,待脚步声停顿才扭过头大步走到蔺云栖面前:“我说过多少次先生布置的功课没完成之前不准看话本,今儿先生仿佛罚你抄两百个大字!”

     “大姐……”蔺云栖与蔺筠是双胞胎两人有八分相似,他这副可怜相和蔺筠求饶的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蔺筠从床上下来踮着脚走过来将蔺云栖手中岌岌可危的话本抽走,“就听姐姐的,谁先做完先生布置的功课谁先看!”

     “不行,你都看完了!”蔺云栖心里还想着那个斩妖除魔的大侠结局如何,几乎要茶不思饭不想,现在不让他看岂不是要他的命!

     “不行,必须按姐姐说的做!”否则她敢保证让四哥拿走以后都别想看到这本话本,这可是她求着小叔买来的,来之不易必须珍惜!

     蔺珏暗暗白了一眼,一人赏了一个爆栗:“都别看了,等过年再看。”

     “不要啊姐姐……”

     “大姐你就可怜一下弟弟嘛……”

     不过任凭两人哭丧着脸喊了半天蔺珏依然没有把话本交给任何人,反而在蔺筠的屋子里搜罗出来六本话本,全部没收拿到她院子七香阁里去。

     当晚七香阁卧房的烛火燃了大半夜,直到夜深才悄悄熄了。不过蔺筠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否则大姐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会顷刻间崩塌,蔺府的人果然都爱看话本,就连一向严肃的大姐也不例外!

     **

     第二日一早蔺大夫人的丫环就来叫六姑娘起床,并道:“奴依照夫人吩咐,确定姑娘无恙后送姑娘到书与楼才行。”

     看来娘亲是非要她去家学,蔺筠苦着脸从床上坐起来,于嬷嬷闷笑着给她穿好衣服,梳了两个精致的包包头,临走之前还不忘吩咐:“姑娘到家学后一定要好生谢谢同窗,她们当时都来看过你。”也顺手打破蔺家姑娘身子不太行的传闻!再说,她们姑娘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六皇子妃,这群嘴碎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圣上给他们的姑娘赐婚。

     蔺筠不知于嬷嬷的苦心,不过同窗姐妹里都或多或少对她的病情表示过关心,去谢一谢也是人之常情。

     书与楼虽然叫楼却占着一大片院子,院里的藏书楼存放着蔺家部分藏书,而书与楼便是蔺家家学的子弟读书的地方,蔺家家学的先生也不是凡人,给大些的孩子比如蔺筠大哥蔺云敢这些十六岁的少年讲课的是前些年的探花,厌倦官场之后很是喜欢带着一群少年传道受业。而给蔺筠她们授课的则是年轻时候在宫里教导皇女的姜先生,出宫后被蔺家请到家学教导这些女孩子。

     家学里的女孩子都是蔺氏一族的女孩儿,蔺家本支的女孩自然比分支的女孩儿得到的关注多些,蔺筠刚一坐下便有好几个人围过来问她近况,姜先生素来喜欢这个弟子,也略略问过几句。

     “看来许久不来的感觉还是很好很新奇。”蔺筠突然后悔来的晚了,不过等上完一天的课程她就觉得早上有那样的想法一定是因为没睡醒!

     下学后蔺筠捧着酸疼的胳膊一步步往自个院里挪,小丫环跟在身后数她这晚要做的功课:“姑娘,您还要写三百个大字儿,还要把先生今天讲的文章背会,后天之前你还得画出来一幅山水图。”

     蔺筠趴在床上没一点动弹,等小丫环说完许久才从褥子下面抽出来一本话本有气无力的吩咐:“你把这个教给四哥让他帮我画一幅山水图。”

     小丫环嗯了一声,将话本揣起来分外熟练的往外走,反正六姑娘和四公子这么做也不是第一次,谁让他们双生子画起山水图来都没几分差别,兄妹来互相写功课两三年也没人发现。

     “哎,睡了这么多天骨头都酥了,多写点字的力气都没有……”蔺筠喃喃自语着,闭上眼镜时脑子里有面铜镜,里面的女孩儿是她十七岁的模样,跟现在小小的一团有几分相似。只是她一直弄不清楚,长到十七岁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南柯一梦,为何有些事情她总觉得似曾相识,是以前经历过的呢?

     到底蔺筠不是追根究底死不罢休的性子,反正知道自己长大之后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好。而且有些文章先生还没教过,她都已经会了呢。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该用什么方式来贿赂四哥让他去找小叔叔买话本?

     不等她想明白,刚刚笑眯眯跑出去的小丫环惊慌失措的跑回来:“姑娘,六皇子命人来给你送药材来了!”

     给她送药材?六皇子?蔺筠想起来这是自个的未婚夫,不过她病都好了六皇子才来送药材,这是不是叫马后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