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打包
    怀念什么?

     高中生纯纯的恋爱?

     说得好像我高中的时候谈过什么纯纯的恋爱似的。

     高中和恋爱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让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某个只存在于我遥远回忆里的故人。那是一段狗血而无趣的故事,简单地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

     我喜欢上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而他却深深爱着当时的学园女神。

     只可惜倾注了所有感情的暗恋,最后都无疾而终。

     无论是我,还是我的青梅竹马。

     一眨眼十年过去,如今我和他天各一方,也许此生都不会再见了。只是当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汹涌的情绪伴随着无法释然的那份怀念,野火燎原般地灼烧侵蚀着我的理智。

     这些甚至都和当时那份感情的深浅无关,也和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青梅竹马无关,让我感到不愉快的,只是仍然在意这件事情的我自己。

     如果这一点被那个青梅竹马发现了的话,他一定会毫不掩饰地傻笑起来。

     ……光是想到他傻笑的表情,我的脸就已经黑了一半。

     尽管如此,我却依然能够不痛不痒地说着违心的话,“是是是,璃子你是现充你说什么都对。不过要说‘怀念’这个词也太早了,现在还是有机会能和高中生谈一场纯纯的恋爱的,不是吗?”

     “哇哦,”璃子发出了夸张的惊叹声,“想不到鸣海你的口味也挺新奇的嘛。”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前不久还在网上看到一句话——撩的底线是不动未成年人,这句话深得我心。换句话说,只要是满十八岁的高中生,就意味着‘安全’,这还真是非常好的自我安慰。”

     “对,我太懂了。”

     我和璃子两个人相视一笑。

     “诶?你们当着高中生的面说这些真的好吗?虽然我才高一还没有成年,但是这种‘我为鱼肉’的感觉还真是微妙呢。”和黄濑站在一起的少年,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傻傻地抓了抓头。

     “就算你是鱼肉,我们也不是刀俎嘛。”璃子一副对那个少年兴趣缺缺的模样。

     而我微笑着继续玩未成年这个梗:“所以说未成年是安全的。”

     “那黄濑前辈岂不是很危险?”

     对方显然没能get到我的梗,一脸担忧地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黄濑,“那可不行,黄濑前辈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作为值得信任的后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守护黄濑前辈的爱情的!”

     “……”

     这就尴尬了。

     所以在黄濑这位后辈的定位里,我和璃子究竟被放在了什么位置上?

     大灰狼?魔王?邪恶的女巫?白雪公主的后妈?

     那黄濑的定位岂不成了小红帽和公主这些王道女主角了吗!?

     就在这时,璃子沉默了两秒后突然大笑了起来,“那就让我们一起守护高中生纯纯的恋爱吧。”

     “诶?”我一愣。

     “这位小朋友不是正在纠结要给女朋友送什么东西吗?”脸上笑意不减,璃子像是觉得有趣似的,侃侃而谈起来,“女孩子啊,无论六岁、十六岁还是二十六岁,都一样喜欢blingbling的东西。为了守护纯纯的爱情,就让我们来做参谋吧?别看我们这些大姐姐已经二十六岁了,但是旁边这位刚刚还对着满柜台的水晶玛瑙之类的小玩意儿大流口水呢。”

     ‘旁边这位’——也就是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璃子的视线,“你形容得也太夸张了,而且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怪我咯?”

     “不怪你。”璃子促狭地看了我一眼,就将视线转向了对面的两个少年身上,“该是时候踏上征途了,少年们,让我们一起守护高中生的恋爱吧!”

     璃子整个人的画风都被未成年的高中生给带跑偏了,这热血中二的模样简直没眼看。

     我不忍直视地捂了捂脸,“……就算是中二病,也一定不要放弃治疗。”

     “是,女王大人。”

     “……”

     接下来,我和璃子花了点儿时间,帮黄濑挑了礼物。

     只不过在整个过程中,黄濑显得格外安静。

     挑完礼物后,我和璃子一起去楼上吃饭,而黄濑他们也离开了商场。

     位于商场四楼的日料店才刚开始营业,顾客还不是很多,我和璃子在门口等了一两分钟,就被领路的服务生带进了店里。脱掉鞋子,跪坐在榻榻米上,我们从服务生的手上接过菜单,在对方的介绍下一边翻看一边点单。

     点到最后,我要了一扎生啤,璃子则点了一杯水果味的清酒。

     在等待上菜的过程中,我和她顺便聊起了刚刚在楼下碰到的那两个少年。

     “会纠结于要送什么礼物给对方,犹豫而不确定,一看就知道完全是在考虑对方会不会喜欢之类的问题。从这一点上来看,刚刚那个金发的小帅哥,还真是纯情得有点可爱。”

     璃子说话的时候,正一边往碟子里倒着酱油。

     对此,我不置可否,“嗯。”

     “我有点好奇啊,会收到他礼物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姑娘呢?”

     “……谁知道呢。”

     我猜不到黄濑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高中的女生在我的印象里,早已模糊不清,以至于我根本无法凭想象去猜测。

     不过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一天从诚凛高中出来后,我和黄濑一起走在雨中的画面。

     那个少年平时看上去那么阳光,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温顺无害的,只不过偶尔也会像是被激发出本能似的,锋芒毕露。那天的黄濑在我的面前表露出了极强的攻击性,凌厉而慑人的气势让我至今印象深刻,我突然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会让黄濑温柔相待呢?

     就如同璃子所说的那样,在买礼物这件事上纠结和犹豫的根源,来自于他认真地在思考对方会不会喜欢的问题。

     会思考,显然就意味着‘在意’。

     “鸣海,你在想什么呢?”

     璃子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我掩饰性地笑了笑,然后开玩笑地说道:“我在想,真是好久都没有人给我送过礼物了。”

     “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闻言,璃子狂霸酷炫地邪魅一笑。

     我顿时把自己包养高中生的理想抛到了脑后,“霸道总裁求包养!”

     互相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我和璃子在比较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这顿午饭。

     下午的时候,我们又接着在商场里随便逛了逛,然后一起看了电影。

     看完电影,在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之前,我到商场的负一楼买了一束花送给璃子,算是恭喜她婚期将近的礼物。

     璃子把那束花捧在怀里,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只不过嘴上依然说着不着边际的玩笑话,“鸣海,你这算是在贿赂我吗?即使你现在送我花,婚礼的时候我也不一定能够保证把捧花扔到你那里。”

     “……谁稀罕。”我傲娇地表示不屑。

     “鸣海啊……”

     “干嘛?”

     璃子装模作样地循循善诱道:“当有一天你变成现充的时候,就知道单身狗的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了。”

     单身狗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这样的说法,简直就是在玩无聊的文字游戏。

     “你走开!”

     话锋一转,璃子的言语间多了一分孤芳自赏的落寞感,“不过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我对我老公简直是真爱。愿意为他放弃整片森林,我真伟大,我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习惯了璃子时不时中二病发的症状,如今我已经非常淡定。

     “这口狗粮我不吃,今晚回东京我就约高中生一起出去压马路。”

     “哦豁?”璃子斜睨了我一眼,“无图无真相,晚上记得发朋友圈。时候不早了,我先把你送到车站,然后就回家和我愚蠢的老公腻歪去。”

     “……最后一句话我不想听。”

     璃子依言把我送到了车站,我们隔着车窗挥手道别,然后渐行渐远。

     从神奈川到东京,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在车上稍稍眯了一会儿,感觉一下子就到达了目的地。

     在回家的路上,我收到了迪诺发来的信息。

     内容是毫不拐弯抹角地约我第二次见面。

     看到信息后,我并没有立即回复。等回到家里,我一个人放松地躺在沙发上想了想,最后拨通了老家亲戚的电话。

     上次他发来消息让我在三个相亲对象里挑一个见面,我选了山治,结果见到的却是迪诺。无论如何,我总还是有立场,可以打电话过去问一问原因的。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对方稍显犹豫的声音从扬声器传了出来,“喂,鸣海?”

     “是我,你好。”

     “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大事。”我顿了顿,“就是关于上次见的那个相亲对象。三个人里我选的人是山治,怎么那天见面的人是迪诺呢?今天正好想起来这回事儿,就想问一问,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那个啊……那个是婆婆的意思。”对方似乎松了口气。

     “嗯?”

     “婆婆很看好迪诺,非让我安排你们见一面。对了,你们已经见过了吧?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一听这全是婆婆的意思,我顿时也不说什么模棱两可的话了。

     丝毫不出意外,我听到了对方惊讶的声音,“什么?”

     “我想见一见宇智波鼬。”

     “啊?”

     大概是我话题转得太快,对方明显来不及反应。

     “不,没什么啦。”我笑着敷衍了过去,再一次转移了话题,“最近婆婆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婆婆最近又变得和以前一样神神秘秘的了,天晓得她在想些什么。”对方忌惮着什么似的突然压低了声音,“身体好着呢,f1赛车婆婆至少还能玩十年。”

     我冷漠脸:“哦。”

     “对了鸣海,再过不久就是你生日了。婆婆前段时间特地和我打了声招呼,让我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我惊讶,“诶?要送我生日礼物?”

     “婆婆都开口了。你要什么,尽管提要求。”

     “我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别闹,吃药。”

     “这都满足不了我,还放什么大话让我尽管提!”我抗议道。

     “唉,好吧……”电话那一头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明天就把宇智波鼬打包给你送过去,这样总行了吧?”

     “诶!?”

     ?

     管宇智波鼬什么事?

     这算是伤害转移吗?宇智波鼬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好吗?

     我迅速反应过来,“不,等等,既然如此……请给我打包一只冈田将生。”

     “我给你打包一只小明你信不信?”

     “太蠢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