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银时
    把坂田银时送去酒店的第二天中午,我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

     内容是——

     【阿银我快饿死啦,求投喂!(=w)】

     都说颜文字是卖萌利器,但是一想到发来短信的人是坂田银时,即便卖萌也平添了一大半贱兮兮的感觉。

     我想了想,回了一条。

     【祖国和人民会铭记你的,一路顺风。】

     信息发出去没过多久,银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在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手机听筒里就传来了他委屈的控诉,“大姐头,你忍心看着阿银我这样一个有志青年饿死在异乡吗?大姐头,你能明白一觉睡醒以后发现因为太饿了连充满战斗力和探索精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都变得毫无精神的恐慌吗?”

     所以重点到底是哪一个?

     好想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啊。

     懒得吐槽他,我冷漠脸地回了一句:“我还挺忍心的。”

     “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对方立即撒泼打滚起来。

     “我要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地挂电话了。”

     “雅蠛蝶!大姐头,虽然我很明白你们城里人比较会玩,这一定是放置play对吧?”

     “……”

     如果是放置play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接电话好吗?

     不,重点不是这个……

     “你想吃什么?”我冷不丁地问道。

     “诶?果然是被阿银我说中了?大姐头你这是要改变策略了吗?阿银我才不是这么容易就会受宠若惊的男人哦!我平时只吃米其林三星大厨做的寿司,顺便再来两份草莓芭菲。”

     “……你这么不要脸,我很欣赏。”

     “你终于发现阿银我单纯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哔]不一样的地方了吗?这就像霸道总裁都会被不谙世事的傻逼吸引一样,像大姐头你这样的人参淫家,果然还是需要阿银我这样拥有金♂魂□□金光闪闪的出众男人才配得上哟。”

     对方的话里可以回击的点实在太多了,反而让我产生了一种不知该从何下手的选择障碍。

     我不了解坂田银时,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为了钱才对我表现得颇有兴致,退一万步说,如果他真的是为了获取利益而靠近的,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比起高深莫测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库洛洛,毫不羞耻地把自己的目的暴露在阳光下的坂田银时要显得可爱许多。

     并且和坂田银时相处,我完全不会感到任何压力。

     不过该说的话,我还是要先说清楚才行,“别叫我大姐头,还有,我才不是什么人生赢家,我现在只是一个在家待业的无业游民。”

     “大姐头你失业了?”

     我再次重申,“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姐头。”

     “那真是太好了大姐头,阿银我的人脉可是很广的哦,现在我手里就有一个很好的资源,大姐头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就带上你的诚意来酒店找我吧~阿银我在酒店等着和大姐头坦♂诚♂相♂见哟!”

     这家伙还真是开黄/腔开上瘾了。

     “别闹,我的男神是冈田将生,虽然你们都一样是卷毛,但我对你这种画风清奇的中年大叔不感兴趣。”顿了顿,我又接着说道:“再叫我大姐头的话,小心被[哔——][哔——]哦。”

     “消音是什么鬼!?”

     “不消音一下作者都不敢说自己在写金♂魂的男主角,总之都是你的锅。”

     坂田银时登时炸毛,“怪我咯?”

     “我半个小时以后到你酒店,这段时间你可以把自己洗干净等着我。”我很霸道总裁地甩下一句。

     电话那头的声音仍然慵懒而散漫,“是是,我会把自己的[哔——]毛都刮干净的。”

     “……”

     如果这个世界会无聊到去评选一个不要脸之王的话,那么,坂田银时一定能够卫冕到他死亡的那一天。

     挂掉电话后,我简单地上了个妆,就拎着包出了门。

     坂田银时想吃草莓芭菲,为了避免冰淇淋在路上化掉,我特地开车到他所住的酒店附近,在周围转了一圈,给他打包了一份饭几个小菜,又买了份草莓芭菲,拎着东西就直接进了酒店的电梯。

     坂田银时是我的相亲对象,先不去考虑为什么四方老家会选择把他介绍给我的问题,光是和他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就已经有了结论和判断。

     结婚和谈恋爱不同,这是两个不可混淆的概念。

     结婚是一件需要精打细算的事情,对于结婚,每个人都有一套硬性的指标,满足指标后,还要去考虑将来、彼此的家庭、双方的父母以及等等其他各种因素。

     这是一个相对繁琐的过程,但谈恋爱,却只需要享受当下。

     在这个世界上,能不受恋爱影响,不受婚姻束缚的人实在太少。每个人都想活得洒脱,但是能够真正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

     我在和坂田银时见面后,立即就意识到他的硬性条件未必适合结婚,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不适合谈恋爱。

     人会被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类型所吸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鲜感在作祟。坂田银时是我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类型。在和他相识的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他就把自己的缺点暴露无遗,并且不以为忤。

     当然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我才能毫无压力地和他插科打诨。

     作为一个生存在社会重压之下的女人,我倒是很欣喜于坂田银时的出现,无论是做朋友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关系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这个人。不过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和他说的。

     酒店的电梯直达11楼,我站在1111号房间门口,由于双手都拎着东西不方便敲门,我索性用脚尖轻轻踢了踢门板。

     片刻后,房门被打开,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四角草莓内裤的坂田银时大咧咧地站在门口。

     “哟。”

     他顶着一双死鱼眼无神地看着我,右手小拇指挖着鼻孔,漫不经心地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要把刚刚描写我心路历程的五百字全部从脑海中删除。

     而表面上,我却对坂田银时的品味嗤之以鼻,“没想到你还挺童真的。”

     说着,我撇开头,对他的草莓内裤不忍直视。

     比起他穿着草莓内裤这件事,反而是他腰腹肌肉紧实的身材让我更惊讶。昨天见面的时候他穿着一身西装,并不太显他的身材,今天他上半身没有任何遮挡,倒是切切实实地秀了一把所谓的男性魅力。

     库洛洛也是一个拥有不错身材的男人,略有些肌肉但又并不魁梧壮硕,这一点坂田银时也一样。他们的肉/体散发出的美感在于肌肉的线条,旧时的伤疤,以及恰如其分的源自于吸引的荷尔蒙。

     不同的是,库洛洛并没有坂田银时这么恶趣味。

     而他只是毫不在意地弹了弹小拇指,“阿银我的童贞随时可以奉献给大姐头哦,一次十万都有点对不起阿银我付出的劳动力,不如收费就以秒来计算吧,阿银我保证一发就能搞到大姐头破产哟。”

     “不要叫我大姐头。”

     睡完库洛洛之后给他钱,多半是源自于我的一时兴起,而且在平常相处中,库洛洛多半都处于主导地位,睡完给钱也有一点儿我想傲娇任性打他脸的意味在里面。而对于坂田银时,他越是漫不经心地求睡求包养,我反而越不想如了他的愿。

     再者说,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好吗?

     我真的不是玩弄男人感情之后随随便便就用钱打发掉的富二代啊,看我严肃的表情。

     “米其林三星大厨的寿司你就别想了,我给你打包了饭菜,你先吃吧。”

     我直接绕过银时进了他的房间,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在他关上房门走进来准备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打开唯一的一份草莓芭菲,用勺子挖了一口含进嘴里。

     见我吃了他最爱的草莓芭菲,银时果然不淡定了。

     “大姐头,你对人家心爱的草莓芭菲都做了什么啊啊啊啊!!!”

     坂田银时紧紧盯着我手里的草莓芭菲,活像心爱之人被恶徒掳走似的,满脸的慌乱和紧张。

     见此,我挑了挑眉,气定神闲地坐在床上,看着他说:“别叫我大姐头。”

     “这不是重点吧喂!!!”

     我不语,又挖了一口草莓芭菲。

     “我错了大姐头!!!不,四方大小姐!鸣海女神!称呼什么的怎么样都好,求放过草莓芭菲!”

     “我不动你的草莓芭菲了,你先吃饭。”

     说完,我把草莓芭菲放在了床头柜上,表示自己不会再动。

     银时显然还心有余悸,尽管他一直用不信任的眼神看向我这里,不过鉴于他心爱的草莓芭菲还在我可控的范围之内,于是他还是乖乖地坐下来,打开了我打包过来的饭菜。

     饭菜还是热的,闻到了香味后,坂田银时立即大快朵颐起来。

     我一边看着他吃饭,一边和他闲聊,“你在电话里说的资源,是指什么?”

     倒不是说我真的想通过坂田银时去找到工作,只是多少带着一丝不妨一听的期待。

     虽然我也知道,对他有所期待这件事本身就不太可取……

     闻言,他把塞满嘴巴的食物吞咽下去,转过头来朝我露出了一个贱兮兮的笑容,“阿银我开了一家万事屋,大姐头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让你加盟哦。加盟费超便宜,阿银我只收你五百万哟。”

     “……”

     我面无表情地重新拿起了床头柜上的草莓芭菲,在一瞬间紧张起来的坂田银时面前,一口一口地把它全部吃完了。

     “我的小巴菲!!!!”坂田银时夸张地捧着被我吃完的草莓芭菲的塑料杯,露出了爱人已死的悲惨表情,他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一脸悲痛欲绝地看着我,“大姐头,你这么残忍地拆散阿银我和小巴菲,绝对不是五百万就能够轻松解决的事了!!”

     “……你不去演戏真是太可惜了。”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要岔开话题!”

     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所以你想怎样?”

     “除非[哔——][哔——],阿银我就原谅你。”他的脸上又扬起了贱兮兮的笑。

     “……”

     很好,坂田银时,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