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风雨
    “我可以来凑个热闹吗?”

     这种反问的句式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明明已经来凑热闹了不是吗?

     我好整以暇地抬起头,看向站在桌旁的库洛洛,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环顾的视线即便不算是不怀好意,也称不上和善,以至于桌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当然,即便库洛洛不来搅局,今天的相亲恐怕也很难顺利进行下去。

     宇智波鼬的弟弟显然对我抱有强烈的敌意,把我当成了会和他抢哥哥的不共戴天的敌人,这从他一开始非要拉着卡卡西不让他走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恐怕卡卡西之所以会坐在这里,其中也不乏他撒泼打滚的功劳。

     而鼬对于他的溺也是丝毫不加掩饰的,甚至不难想象,即便鼬察觉到了他的想法,也不会因此而责怪他。

     ……所以,鼬为什么要答应我出来见面呢?

     既然答应了出来见面,又为什么要带上他弟弟?

     反过来说,既然他带上了佐助,就说明他对我们之间发展关系的想法并没有那么强烈,所以问题又回来了——

     为什么鼬要答应和我见面?

     虽然以宇智波那对兄弟相处的方式来推测,不难猜出在得知鼬要来相亲之后,佐助死缠烂打非要跟来的状况,但是我仍然想举手表示自己非常不服。

     以及,更令人在意的,是总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却始终看好戏似的煽风点火不嫌事大的库洛洛。

     我将视线在他们四个人身上来回转了一圈,最后叹了口气,放松了绷直的脊背向后靠去。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的同时,我拿起边上那个空座上的印花靠垫搂在怀里,一边揉捏着柔软的靠垫,一边仰头对库洛洛说道:“凑热闹?这里没什么热闹可以凑的,就算是打麻将这里四个人也够一桌了。”

     即使我的排斥已经显而易见地表露了出来,库洛洛却像是毫无所觉般,仍然镇定自若地微笑道:“不是还有一个未成年在吗?不管是相亲还是打麻将,带上一个未成年人真的好吗?”

     这句话还真是一语双关。

     库洛洛会这么说,是刻意为之,想赶宇智波鼬他们走吗?

     唯一让我好奇的是,他究竟是以什么立场在说这些话?

     最先坐不住的无疑是佐助,即便他猜不透库洛洛话里的深意,但是被连续两次提到了‘未成年’这个词,他显然也本能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

     于是,我看到了佐助一下子露出了不满而蛮横的表情。

     ——那是无论如何都有哥哥在背后撑腰,所以无所畏惧的表情。

     “你这家伙是谁?未成年未成年的,少在那里瞧不起人了!”

     佐助几乎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双手环胸,一副故作老成的傲慢模样挑衅地看着库洛洛。只不过他话音刚落,坐在边上的鼬就轻而易举地又把他按回到位子上,“佐助,别闹。”

     “可是……”

     在鼬的视线下,佐助最终只是‘哼’了一声,尽管看他的表情仍然在生气,却还是忍耐着没再多说一句。

     然而,库洛洛显然并不打算轻易就此揭过。

     “我是谁?这真是一个好问题。”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库洛洛反而笑意满满地看向我,“鸣海,这个时候难道不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

     我沉默着,并没有立即答话。

     而就在这时,原本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对面,沉浸在小黄书世界里的卡卡西突然将书合上,然后微微叹了口气,“我本来是不想插手的,毕竟作为一个被学生缠着来做他哥哥相亲现场的电灯泡,我是没有立场插手或者多说什么的……不过,这位先生,你这么步步紧逼的态度,只会让女孩子觉得讨厌,难道你不觉得吗?”

     “还有,四方小姐,明明这位先生糟糕的态度已经让你不开心了,不用那么忍耐也没关系,打他一巴掌就能让他闭嘴或者好好说人话了。别担心,如果他还手的话,我和鼬不会坐视不理的。”

     说着,卡卡西弯起眉眼,露出了和(fu)善(hei)的笑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不怕得罪库洛洛的情况下替我说话,我简直快要流下感动的热泪。

     卡卡西真不愧是人民的好教师!

     当然,倒也不是说库洛洛这个人表现得有多可怕,只不过自从开始相亲以来,我所遇到的,大多数都是和库洛洛同一类型的人。他们属于这个世界里金字塔顶端的强者,能够随心所欲地凭借心情或喜好做出决定,不会轻易被世俗的眼光或是道德标准所束缚。

     他们游戏人间的标准是“有趣”,对一般人而言,那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或许从认识他们的那一天开始,我的人生也在逐渐偏离原本的轨迹。

     只是现在还无法去评判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仅此而已。

     “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好人比较多。”我颇为感慨地看向库洛洛,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库洛洛似笑非笑,把同样的反问还给了卡卡西,“好人是把不到妹的,你不觉得吗?卡卡西先生。”

     “……”

     今天的卡卡西,依然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紧接着,由于佐助吵着闹着要回去,强烈抗议和库洛洛同屏出现,鼬实在拿他没办法,只能先起身告辞。在鼬领着佐助离开后,卡卡西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于是,今天的相亲就此告一段落。

     临走前,卡卡西对我的人身安全表示了担忧。

     当我把他们三个人送走,再次回到咖啡馆里的时候,库洛洛已经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并且点了一杯咖啡。只见他相当轻松惬意地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着店家的娱乐杂志。

     见状,我在他的对面坐下,单手撑起下巴直直地看向他,“卡卡西刚走的时候还担心我会被你套麻袋拖到小巷子里暴打一顿,最近好多人都这么想,我感觉自己要是不被打一顿都对不起辛苦立的这个flag。”

     “你在我面前这么作死真的好吗?”库洛洛抬眸,神情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库洛洛的话,而是招手唤来了侍应生,给自己也点了一杯咖啡。

     等到咖啡被端上桌,我才一边拿起咖啡勺搅拌着奶泡,一边对库洛洛说:“库洛洛,我有个问题很早之前就想问你了。”

     “什么问题?”

     在听到我开口后,库洛洛立刻合上了杂志,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

     “你当初为什么要来和我相亲?”勺子触碰到咖啡杯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伴随着这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接着说道:“而且在和我相亲以后,你也并没有长期呆在日本的打算。作为一个游历四方的旅行家,特地回来日本和我相一次亲,没有特殊的理由我是不会相信的。”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要答应?明明已经脱离四方家的掌控有三年了,只要你坚持不答应,你老家的四方婆婆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

     “所以我们的理由是一样的。”库洛洛最终下了定论。

     “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可不是愉快犯。”

     库洛洛感兴趣似的挑起眉梢,“哦?那你一再地挑衅愉快犯,真的没问题吗?”

     “……”

     见我沉默,库洛洛露出了了然的笑容,“我和四方婆婆还有你姐姐都有些交情,那个老婆婆和我说了你的事以后,我随口就答应了。不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鸣海你稍微有点失望呢。”

     “……”

     “那时候的你完全不像是四方家养出来的人,和你那个强势的姐姐也截然不同。畏畏缩缩,温吞又谨慎,无趣到了极点。当然,事实证明你并不是我当时所看到的那类人。”

     “……”

     “我稍微调查了一下你姐姐的事就猜出了一个大概。四方家那么多亲戚在,当初那个老婆婆为什么要让你来抚养四方梨乃?三年前你才刚大学毕业,就算在东京有父母留下的房子,生活也应该很辛苦才对。你和她在抚养四方梨乃的问题上一拍即合,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我说得没错吧?”

     “而这个原因非常简单,你只不过是想把自己在四方家的压力,转移给四方梨乃罢了。”

     “别因为我不反驳,就一个人在那里说得起劲。”敛去了所有笑意,我皱着眉看向库洛洛,神情冰冷而严肃。

     “看吧,你也是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库洛洛丝毫不以为意。

     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保护色,受限于身份关系或是亲近程度,这种保护色或许永远不会被剥离。

     对人亲切和善笑脸相迎就是我的保护色。

     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面对什么样的人、遭遇什么样的情况,这层保护色始终像是最强的防御招数般,让我能够心安理得地将内心所想深深埋藏,以伪装的善意与任何一个人虚与委蛇。

     我一直认为,这就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所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但是终有一天,我也会对此感到厌倦。

     粉饰太平并不意味着真的太平,笑脸迎人说不定也只会加深法令纹。

     然而,库洛洛却突然话锋一转,“对了鸣海,再过不久就是你的生日了吧?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

     我托腮看着库洛洛,在与他视线交汇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又露出了笑容,“我可是很知足的,不能指望连价值好几亿的亚当之星都随随便便拿出手的人,还能给我什么惊喜。不过……如果库洛洛要送的话,我是肯定不会拒绝的。”

     “呵,”库洛洛轻笑,“你的胃口还真不小。”

     “既然你都开口问了,我当然得给你这个机会装逼咯。”我无辜地耸了耸肩,“不过还得费心给畏畏缩缩、温吞又谨慎,还无趣到极点的人准备礼物,真是辛苦你了。”

     “我收回前言,你胆子很大。看在你变得这么有趣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善意的忠告。”

     “……这个忠告不会就是生日礼物了吧?”

     库洛洛暗沉的黑色眼眸紧紧盯着我,被那双无机质的眼眸牢牢锁定,我立即举双手做投降状,“好好好,你说。”

     “赤司财团和意大利的合作并不顺利,意大利方面明摆着要为难赤司。你的老板显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接下来肯定有大动作。你这个时候不及时抽身,将来难免要做出选择。”

     听完库洛洛的话,我面色沉静,“是,谢谢你的忠告。”

     无论是库洛洛还是柚木,甚至是我自己,知道□□的人都猜测赤司老板接下来会有大动作,这一点显而易见。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赤司老板的大动作究竟会是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风雨欲来的时候,赤司老板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刚从神户出差回到东京,赤司老板第一时间找到了我,而原因竟然是——

     打麻将三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