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礼物
    </script>周一上班,我在公司楼下停车的时候,正巧遇到了赤司老板,就和他一起进了公司。

     这本身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常规的套路应该是在礼貌地互道早安后,开始各干各的。然而就在我打算走到战略部所在的那一片办公区域时,赤司老板却叫住了我,

     “鸣海,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吧,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鸣海?

     在开放的办公区域,大庭广众下叫我的名字,究竟算是一个怎么样的信号?

     我隐隐有些察觉。既然赤司老板当众喊了我的名字,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追问他究竟是什么事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于是,我停顿了两秒,恭顺地作出了回应,“是,赤司先生。”

     把包放到自己的座位上以后,我就踏进了赤司老板的办公室。

     我进去的时候,总裁办助理柚木已经泡好了两杯咖啡。迎面猝不及防地和她的视线撞上,她拿着托盘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还顺带关上了门。

     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我这才走到赤司老板的办公桌前,“您好,赤司先生。”

     赤司老板抬眸看了我一眼,然后抬了抬手,“别客气,坐。”

     “是。”

     听从了赤司老板的指示,我拉开他对面的椅子,略显拘束地坐了下来。

     而对面的赤司老板,手肘抵在桌面上,双手十指相扣支着下巴,脸上满是困扰且疲倦的神情。此时的他完全敛去了往日雷厉风行的气势,仿佛一下子卸掉了所有的戒备伪装和场面上的虚与委蛇,露出了最坦率的一面。

     对于在商场沉浮多年,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人而言,眼下这种状态再危险不过。

     然而赤司老板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微微叹了口气,“鸣海,最近有一件事让我非常困扰。这是一件私事,与工作无关,但我还是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私事?

     在本该工作的场合和老板谈论他的私事,显然并不是一种常态。

     这种特殊的情况让我不由得紧张了一下,与此同时,我也稍稍思考了一下赤司老板接下来可能会说的话题——恐怕多半和他的儿子赤司征十郎有关。

     除此之外,要么就是今天中午或是晚上吃什么的问题了。

     思及此,我端正了态度,不卑不亢地说道:“能为赤司先生分忧是我的职责所在,不知道让赤司先生困扰的是什么事呢?”

     “我的儿子阿征很快就要高中毕业了。”赤司老板省略了场面话,直奔主题,“自从多年前阿征的母亲病逝之后,在对待他的教育上,我一直非常严厉,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即便如此,阿征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但是这一次,关于高中毕业后的志向问题,我和他产生了分歧。我想让阿征出国深造,但他却更希望能够留在东京。”

     为人父母,望子成龙这一点我能够理解和体谅,但是……

     为什么赤司家的家庭内部矛盾要听我的意见?!而且还是事关赤司征十郎人生未来的大事,姑且不论我有没有立场去谈论的问题,光是赤司老板问我这个问题的意义,就足够让我噤若寒蝉了。

     这个问题太过微妙,我既不能正面回答,让人觉得我干涉赤司的家事;又不能不正面回答,让赤司老板觉得我完全不把他的困扰当回事。

     在两难的选择下,我只能避重就轻,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赤司先生您和阿征毕竟是家人,也许可以和他敞开心扉沟通一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相信以阿征的能力,不管是去国外还是留在东京,都是出类拔萃,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

     “是吗,我知道了。”赤司老板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紧接着,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沉寂。

     赤司老板微微笑了笑,毫不在意似的转移了话题,“对了鸣海,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我前两天和密鲁菲奥雷的白兰的时候,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

     诶诶诶诶!?

     话题转得这么快对人的心脏很不好的啊!

     宝宝受到了惊吓!宝宝好方!

     所以说今天的重点到底是赤司征十郎的未来还是白兰的问候?我已经搞不懂了啊!

     我顿时感觉自己已经熟练掌握的表情管理,突然出现了一丝微妙的裂痕,“……这个问候,我有点儿不想收。”

     这个时候,我也只能简单粗暴地向赤司老板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闻言,赤司老板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那就不必收。我这里没别的事了,鸣海你去忙吧。”

     “好的。”

     走出了赤司老板的办公室后,我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

     伴君如伴虎,伺候领导和伺候皇帝是一样的。总之还是那句话,领导的心思你别猜。

     我回到战略部的办公区域时,隔壁部的一个男同事正在站在我的办公桌旁和其他人闲聊。看到我走过去,他将随手放在我桌上的罐装薯片拿在手里,递了过来,“四方,吃薯片吗?”

     大清早吃薯片?

     我用笑容掩盖了忍不住抽搐的嘴角,“不用了,谢谢。我在减肥。”

     “嗯,女人有想减肥的念头是件好事,你平时应该多运动健身。”对方不以为意,重新将薯片放在了桌上,然后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对了四方,你早上看新闻了吗?和歌山那里突然山崩了,死了好多人。”

     “山崩?”

     “是的,今天早上各大网站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你平时难道没有看新闻的习惯吗?”

     “……没有。”

     “那你该多看看新闻,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

     在我的认知里,所谓的‘事不过三’就是——他说到第三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忍耐下去的意思。过去的经验告诉我,忍耐只会助长对方的气焰。并且所谓的忍耐在对方的理解中,显然等同于‘接受’。

     眼前的这位男同事,我虽然没能记住他的名字,不过他独特的说话方式和语气还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于是,我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拿起了被他放在桌上的薯片,“说起来,这种天灾既然发生了,基本上都会组织捐款和救灾吧?你决定好捐多少钱了吗?”我朝他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薯片递了过去,“谢谢你的薯片。”

     “我没钱。”对方接过薯片,一言不合就开始哭穷。

     我脸上笑意更深,“那就好好赚钱吧,加油。”

     “……”

     把男同事打发走了以后,我就开始投入到工作中。

     自从去了一趟欧洲,与欧盟各国的当地企业进行沟通会面后,我的工作变得越发忙碌。除了要分析国内的形势之外,还要着手于帮助赤司财团开拓国外市场,两边的事情都要兼顾不能落下,一时之间根本分/身乏术。

     令人欣慰的是,赤司老板表示他已经在着手补充新人,决定为战略部再招一个人替我分担一部分的工作。

     只不过在人员到位前,所有的事情还需要我一个人来完成。

     等到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一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我连开小差玩个手机的时间都没有,这会儿放松下来,我这才拿起手机,一条一条地看今天白天收到的信息。

     除了莉央友绘和梨乃日常往来的消息外,我还收到了老家亲戚发来的信息。

     内容是——

     我一脸懵逼,有些不确定地又逐字看了一遍。

     生日礼物……

     难道真的是把宇智波鼬给我打包送来了?

     不会是真的吧?

     如果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打包送来,就太耻了!

     我根本不想一回到家,就看到一只硕大的纸箱,然后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蜷缩在纸箱里,当我打开纸箱的一瞬间,他突然跳出来喊一声‘surprise!’。

     ……真的,完全不想。

     发散性思维地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我一边回复莉央她们的信息,一边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和包就走出了公司。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九点了,我打开灯站在玄关处喊了两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没有在客厅里看到纸箱,正当我为此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请问有人在家吗?”第三下敲门声后,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是宇智波鼬。”

     哈啊?

     说好的打包送来,结果是让别人自己找上门来?

     我并没有立即开门,而是隔着一道门和他交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过来打扰。”对方的声音里包含着浓浓的歉意,顿了顿,他还是说明了来意,“我受父亲之托,下班顺路的时候送一样东西过来,本来六点半就该来的,加班加得忘了时间所以来晚了,非常抱歉。”

     “送东西?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礼盒,我没有拆开,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站在玄关处犹豫了一下,把手机通讯录里琴子阿姨家的固定电话调了出来,设置成了紧急人,只要按下1键就能拨出电话。设置完毕后,我把手机拿在手里,才打开了大门。

     门外,穿着一身的男人站在那里。

     看到我开门,男人温和地笑了笑,“你好,四方小姐。”

     “你好,宇智波先生。”

     走廊里,橙色的灯光略有些昏暗,穿着制服的男人几乎背光而立。他站得笔直,手里拿着精美包装的粉色礼物盒的样子,有一种微妙的反差萌。

     宇智波鼬是一个黑发黑眼的传统帅哥,原本偏阴柔美的长相,穿着一身也显得格外英气逼人。

     我从他的手里接过礼盒,刚想转头放到鞋柜上,却被他用语言阻止了,“不打开看看吗?”

     “拜托你把它送过来的人,叮嘱你看着我把它拆开?”我挑眉看向他。

     宇智波鼬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

     看在他长得那么好看的份上……

     即使里面装的是,我也得拆。

     撕开外面粉色的包装纸,里面是一个正方体的白色纸盒,打开纸盒,里面一个个的‘小纸盒’就暴露在了我和宇智波鼬的视线之中。

     那是各式各样种类繁多的小纸盒,写着诸如‘冈本超薄003’这种字眼的小纸盒。

     而稍大一些的白色纸盒内侧还用黑色水笔写了三个大字——

     用完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