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见面
    </script>宇智波鼬送来的礼盒并不算大,我简单目测了一下,盒子里也就装了六七盒类似于‘冈本003’的同品牌产物,以一盒十个的量来计算,总共大概可以用六十到七十次。

     假设以平均一周两次的频率来计算,要七到八个月才能把它们用完。

     而且自从上次睡了库洛洛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谁去开过房间,算起来那已经是三四个月之前的事了,如果按照这个充满不确定的频率,我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清空这些库存?

     ……不对,我为什么要算这个?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职业病吗?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保持镇定,在宇智波鼬的视线下,一下子把盒子盖了起来。然后牵强地勾起唇角,朝站在门口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敷衍的笑容,

     “……抱歉,请等我几秒钟。”

     说完,我就走回客厅,把礼盒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我拐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瓶酸奶,又重新回到了玄关处,“这么晚了还让你特地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我把手中的酸奶递了过去,这个举动毫无疑问传递了一个信号——

     装作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信号。

     我不确定宇智波鼬有没有清楚地看到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也不确定万一他看到了之后会怎么想,甚至不确定他和京都老家的那些人熟悉到了什么程度……在如此多的不确定下,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粉饰太平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装傻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是信手拈来。

     宇智波鼬毫无异样地收下了酸奶,“谢谢。”

     见他没多说什么,我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顺势提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现在也不早了,要我开车送你回去吗?”

     事实上,我根本没想送他,只是委婉地提醒他可以走了而已。

     “不必了,我也是开车来的。”宇智波鼬反应过来,主动提出要走,“时候不早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到,那我先告辞了。”

     “我送你下楼吧。”

     “不用,谢谢你的好意。”

     “那……慢走,路上小心。”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再见,四方小姐。”

     我站在门口目送宇智波鼬下楼,直到楼道里看不到他的身影,我这才关上门。

     回到客厅,由于刚才我扔东西的动作有些粗暴,再加上白色的大盒子并没能完全被扔进垃圾桶里,盒子里的小包装几乎全部掉在了垃圾桶外面。尽管看着散落一地的东西,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认命地弯腰把它们一一捡起。

     除了超薄系列之外,还有冰爽薄荷口味,带刺大颗粒[哔——]等等。

     让人不得不感慨老家的神棍婆婆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大把年纪还这么会玩。

     我正腹诽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提示我收到了新信息。

     打开一看,发现正是四方婆婆发来的——

     我顿时怒从心头起,

     对方秒回:

     “……”

     神棍婆婆你好歹还经营着四方家的神社,污得这么直接没问题吗!?

     手机又传出了一阵铃声,还是四方婆婆发来的信息:

     ……诶?

     这没头没尾的短信是什么鬼?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一条:

     “……”

     什么都别说了。

     我现在只想跪下抱紧婆婆的大腿。

     ……

     由于工作忙碌,接下来的一周我几乎都在加班,幸好这种状态在周末之前得到了缓解。

     周五一早,赤司老板就把我喊进了会议室,把他招到的新人介绍给我认识,“四方,这是我给你招的助理。她叫井上,以后一些报表的和资料文档的规整你都可以交给她来做。不过毕竟是你的助理,具体要怎么用你自己来决定就行了。”

     “助理?”我有些懵。

     战略部的员工并不算多,几乎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每个人的工作方向都不一样,有人负责市场,有人负责大客户的推广等等,并且这个新成立的部门由赤司老板直接管辖,既没有经理也没有主管,每个人的阶层都是一样的。

     基于这一点来考虑,我一开始还以为赤司老板是要招一个和我同职位的人,所以也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没料到他竟然是给我招了一个助理。

     不患寡而患不均,其他人都没有,只有我有……

     想想都让人觉得头疼。

     “你好,四方小姐。”名字叫井上的姑娘拘束地朝我笑了笑。

     赤司先生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担忧,他叮嘱井上去外面找柚木办理常规的入职手续,然后在会议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他紧绷的面部表情稍稍有些放松,“四方,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不要因噎废食。战略部步入正轨以后,总需要有个人来替我管理的,你心思细腻,对业务熟悉,又有开阔的眼界,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被一些小事拦住了路。无论是站在公司还是我个人的立场,我都希望能够实现共赢,而这需要你的支持,你明白吗?”

     “我知道了。”

     突然给我塞了一个助理,同事间难免会有微词,我充其量也只是怕麻烦的程度而已。

     听了赤司老板的话,我反而觉得是自己目光短浅,于是又加了一句,“我会把目光放长远的,谢谢赤司先生提醒。”

     赤司老板也没再多说,助理的事算是就这样翻篇了。

     “对了,周末的时候,四方你有时间吗?”赤司老板问道。

     一时间不太确定赤司老板问我这个问题,究竟是意欲何为。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坦白,“这个周末,我要去一趟神奈川……赤司先生有什么事吗?”

     无论如何,先要说自己有事,即便到最后还是乖乖到公司加班,也要让老板清楚地知道我是放弃私人时间来加班的。

     就算不会因此而好感度暴涨,至少也博了个敬业奉献的好印象。

     当然,周末的时候我也确实有事。

     黄濑就读的海常高中举办的学园祭正好是在这几天,他很久之前就向我发出了邀请,尽管答应了不去的话感觉不太好,但是和工作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然而,赤司老板却并没有如我所预想的那般,提出要我加班的要求,“我就是随口问问,如果你还有别的事,那就算了。”

     “……”

     “井上那边的入职手续应该办理得差不多了,以后她就交给你了。”

     “是。赤司先生要是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先去忙了?”

     “好,去吧。”

     我一直认为,同事关系本身没必要太过亲近。同事不是朋友,大多数时候也只在工作上有所,平常偶尔闲聊几句开开小玩笑也无伤大雅,但不至于真正交心。

     既然是同事,难免会产生一些利益冲突,比如说升职加薪。

     而产生利益冲突的结果,搞不好就是相互敌对。

     幸好我平时为人处事都还算有分寸,很少得罪人。即便是在得知赤司老板给我配了个助理后,同部门的同事虽然无法避免地有些想法,但还不至于一下子就把关系闹僵。

     井上今天才第一天过来上班,我也没有让她接手太多的东西,只找了一些资料拿给她看。

     傍晚五点半下班,我生怕这姑娘到了点也不太好意思走人,就提醒了她一句。而她听了我的话后,很快收拾了东西,跟我道了声别就打卡下班了。

     她前脚刚走,就有人开了口:“这新来的小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胆子好像还挺小的。”

     “这才来第一天嘛,可能还不习惯吧。”另一个人接话道:“不过赤司老板还真是有心,说招人马上就招到了,以后四方你就可以轻松不少了。”

     闻言,我抬起头笑了笑,假装没听明白他们话里的意思。

     由于隔天就是周末,我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没有在办公室多做停留,早早地准备回家休息。

     第二天中午,我赶去了神奈川。

     常规高中的学园祭,大多千篇一律。不过为了吸引客人,大多会在晚上举办烟花大会或是篝火晚会这类浪漫主题的活动。

     而白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老三样:吃、逛、看表演。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学园祭反而是怀念的成分居多。

     到达海常高中后,我给黄濑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已经到了。然后我并没有站在校门口干等,而是自己一头扎进了学园祭的人潮里,刚好到了饭点我没吃午饭,打算在黄濑出来找我之前自己先去觅食。

     顺着人流一路往前,我四处看了看,最后在一家鲷鱼烧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正等着热腾腾的鲷鱼烧出炉,电话就响了。

     “四方小姐,你现在在哪里?”接通后,我就听到了黄濑的声音。

     “我在鲷鱼烧的摊位前面,你要吃鲷鱼烧吗?”

     “鲷鱼烧?你站在那里等我。”

     考虑到黄濑要来找我,我特地多买了一份鲷鱼烧,然后站在摊位边上等他。

     当黄濑穿过人群,一脸焦急地走到我面前来的时候,我把手里没吃过的那份鲷鱼烧递给了他。他微微低头看着我伸过去的手,和手里的鲷鱼烧,沉默了数秒,“诶~特地给我买的吗?”

     尽管听出了少年话里的重点是‘特地’这两个字,但我依然没有否认。

     “因为我问了你,你也没有回答说要吃或者不要吃。”

     “……那是因为我想快点见到四方小姐。”

     少年坦率地注视着我,一头金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说出来的话分明像在撒娇似的,可脸上的笑容却与平常有些微妙的不同——

     作为杂志模特,黄濑显然已经能将笑容作为武器的本能根植于心。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少年的笑容在大部分时候,都像是写真照一样完美得挑不出错来。

     此时此刻的黄濑,第一次让我感觉他从写真杂志里走了出来。

     “那你也见到我了,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学园祭的重头戏无疑是在晚上,然而在那之前,有没有什么活动呢?

     我不禁有些期待。

     黄濑抬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纠结地陷入了思考。

     然后,他语出惊人,“嗯……我们去小树林里约吧。”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