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坦然
    转眼又到了周末。

     自从辞职之后,我整个人就清闲了下来。

     相比之下,如今的梨乃反倒像是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从而一直在外忙碌奔波的那个人。

     梨乃无疑是幸运的,她能在十岁的时候就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而反观许多成年人,碌碌一生,也许都未必能够找到,或是找到了也未必能够下定决心付诸于行动。我现在就正处在对此而感到迷茫的阶段,找新工作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被否定的过程,当然也是一个不断自我审视和提升的过程。

     为了不让自己深陷于这种情绪中,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才行。

     于是,我决定去逛街。

     稍稍化了个淡妆,将染成深栗色的长发高高扎起,熟练地盘了个装嫩必备的丸子头,紧接着又用卷发棒打理了一下刘海。我看着镜子里确实看上去年轻了几岁的自己,心情顿时变好了不少。

     为了搭配发型和妆容,我在衣柜里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才换上了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

     一切准备妥当后,我拎起包就出了门。

     小区距离市中心并不远,我索性放弃了开车,选择慢悠悠地走过去。

     女人是能够在购物中获得快感的,特别是在资金充裕,买买买不必精打细算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我一旦踏进商场,就有一种自己化身为狩猎者的错觉……简而言之,就是不管什么东西看对眼了就想把它占为己有。

     商场逛了一圈下来,我收获颇丰。

     正当我拎着大包小包考虑晚上吃什么的时候,远远走来的一群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赤橙黄绿青蓝紫,发色各异颜值颇高的一行人,丝毫不受围观群众们视线的影响,保持着自己的步调,一步步地朝我的方向走来。

     当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在我背后一米左右的厢式电梯。

     “黄濑?”

     一行人越走越近,我终于在炫目的彩虹色中发现了那一抹亮丽的黄。

     “四方小姐。”

     黄濑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你一个人吗?”

     “嗯,”我点了点头,将视线移向了黄濑身后的那些人,“今天和朋友一起出来吃饭?”

     “他们是我国中时候篮球社团的队友们,今天正好是小桃子生日,我们就一起出来聚一聚。”

     小桃子指的应该就是这些人当中,唯一的那个女孩子了吧?

     我礼貌地朝对方露出了笑容,“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对方也回以笑容。

     之后他们去聚餐庆祝生日,而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手里大包小包的战利品拿回家。于是我走出了商场,到马路边拦了辆计程车,不出十五分钟就回到了家里。

     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地扔到了沙发上,我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草莓牛奶。

     而当我一边喝着草莓牛奶,一边清点战利品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四方老家的亲戚,我撇了撇嘴,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鸣海啊,在忙吗?”

     听筒里传来了四方家大姑妈的声音。

     “不忙不忙,大姑妈您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面对四方家的亲戚,我反倒省去了那一套虚伪的社交辞令。

     然后意料之中地,得到了“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的回复。事实上,明明有事才会打电话来,这是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

     我只能笑笑,“大姑妈您说得对,是晚辈不会说话。”

     “瞧你这话说的,”电话那头,大姑妈又讲了两句,才进入主题说明了来意,“对了,鸣海,前段时间你小姨给你介绍的那个叫什么银的男人,你们现在处得怎么样了呀?”

     “……”

     坂田银时?

     我心里打鼓,面上却还是笑嘻嘻地作答,“一般吧,大姑妈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我这不是担心鸣海你被人骗嘛。”尽管这么说着,但对方轻松的语气里却丝毫听不出担忧的成分,“我今天从婆婆那里听说了,那个什么银的人,可是接受了她的委托的。”

     坂田银时接受了四方婆婆的委托?

     这能够说明什么呢?

     事实上,这根本什么都说明不了。首先,根本无法证明坂田银时接受的委托是否和我有关,既然无法证明,又怎么能联系到我会不会被骗的问题呢?其次,是不是真的存在委托这一说,也还不确定。

     模棱两可,似是而非。

     打着担忧的名号跟我说些压根没被证实的揣测,不是诚心给我添堵吗?

     “委托?什么委托?”我的语气急切起来,听上去像是很好奇的样子。

     “这谁知道,婆婆不说,我也没地儿打听,不过鸣海你倒是可以旁敲侧击一下的嘛。”大姑妈顿了顿,又道:“对了鸣海,你什么时候有空呀?”

     “大姑妈您有什么事吗?”

     “还能有什么事,给你介绍对象的事儿呗。”

     “……我最近工作有点忙,经常要加班。”我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

     “我知道你忙,所以才问你嘛。不过我和你小姨可不一样,大姑妈我还是很靠谱的。这次这个男的,家里不要太有钱哦,年纪轻轻就自己开了公司,不过和那些暴发户也不一样,人家有涵养着呢,平时娱乐活动都是骑马、打高尔夫球这一类的。鸣海你现在好歹也是社会精英嘛,认识一下这种人不吃亏的。”

     这么有钱又高逼格的人,还用得着出来相亲?

     “……”我沉默了一下,“大姑妈,我最近真的没时间,下周还要出差。要不等我空下来,我再给您打电话,您看怎么样?”

     靠谱的介绍人所说的话,都只能信一半。

     要是碰上个不靠谱的……

     我刚认识坂田银时不久,大姑妈唱的这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想不明白。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退一万步说,如果坂田银时真的是为了什么委托或是任务才进入我的生活的,那么至少在委托完成之前,他都不会随意离开。

     照大姑妈的说法,坂田银时要骗我的话,他能骗到什么呢?

     骗钱?骗感情?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对这一点,我倒是相当坦然。

     并不是我对坂田银时多么信任或是对他多么有信心,只是比起他人的三言两语,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而已。

     相亲的最终目的是结婚,坂田银时或许并不适合结婚,但至少我不讨厌和他接触。而且我自己也没有那么想要结婚,比起那么早就踏进婚姻的坟墓,现在的我更愿意做一只快乐的单身狗。

     又和老家的大姑妈软磨硬泡了一阵,我才得以挂断电话。

     一个人在家,接完大姑妈的电话后我又懒得再次出门,就犯懒用手机叫了个外卖。吃完晚饭,我坐在电脑前面刷新了一下个人邮箱,终于收到了一封求职信的回复。

     回信给我的,是迹部证券的人事部。

     对方在邮件里说明,我的简历通过了他们的初步筛选,通知我下周一到他们公司去参加第一轮面试。

     我瞬间高兴地握了握拳,坐在带滑轮的办公椅上原地转了一圈后,我立马扑到了床上,抱着枕头来回打滚、蹬腿,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情绪冷却下来,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了。

     平复了心情,我拿起手机给友绘和莉央群发了消息,然后,我就听到了有人按响门铃的声音。

     我疑惑地走到玄关,透过猫眼往外看,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打开门,身穿高中生制服的坂田银时,彻底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哟,晚上好。”他嬉皮笑脸地和我打招呼。

     “你这是什么打扮?cosplay?”

     “嫩嫩的高中生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一点都不想图谋不轨吗?”

     “……”

     我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