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心事
    “殿下可是不高兴?”田嬷嬷将鸡汤面放到六皇子面前,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隔三差五都要喊田嬷嬷给他做上一碗,还非田嬷嬷做的不吃,非说别人做的没田嬷嬷的味道轻易不肯吃,久而久之也就有田嬷嬷给他*汤面。

     六皇子幽幽抬头,许久才回过神来这人是自己的奶娘。他勉强笑着让田嬷嬷落座,但田嬷嬷不放心他非要站在他面前看他吃。

     “殿下莫生气,娘娘也是担心太子殿下才这么做,你一定懂得皇后娘娘的苦心。”田嬷嬷轻叹一声,目光很是慈爱,顿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你一向都是最聪明的孩子。”

     六皇子闻言一笑,他确实明白母亲的苦心也不会反抗,毕竟他与大哥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再说他这副破败身子也很难让人抱希望吧?也许只有阿专妹妹才会念着他……

     田嬷嬷瞧他出神也不打搅心下却有几分奇怪,自从前些日子殿下高烧后醒过来性子就变得越来越怪,即便是伺候了是多年的她也看不清这孩子在想什么。不过清风阁伺候的人都十分顺从六皇子,生怕不个不小心惹得他不高兴,他若是有个万一阖宫的人给他陪葬都不够看的,田嬷嬷也是如此,她见他不想说话便悄悄退了出去。

     一炷香之后六皇子身边的芝麻捧着一盒人参送到了田嬷嬷房门前,在这清风阁中能有座小院子住的除了田嬷嬷再也找不到第二人。芝麻乖巧的奉上人参:“殿下见嬷嬷辛苦是以让小的将这人参给嬷嬷送来补身子,还请嬷嬷不要与殿下客气。”

     芝麻给田嬷嬷送东西可有一套,以前他傻乎乎的将东西送到田嬷嬷门前只说是六皇子的赏赐,田嬷嬷十有八、九不收,他回到宫里也会被六皇子责罚,后来他说是六皇子对田嬷嬷的孝敬田嬷嬷便欣然接受,后来芝麻就总结出来给田嬷嬷送东西只要将六皇子搬出来田嬷嬷一准儿不会回绝,反倒对六皇子更加疼爱。

     “殿下的孝心奴心领了。”田嬷嬷笑的温柔和蔼,眼角扫过怯生生站在门边的宫女笑容收敛不少。

     芝麻顺着田嬷嬷的目光往身后看,却见皇后娘娘送来的几个宫女的其中之一正扒拉着门框往他们这儿瞅,被发现之后也不害羞,直直走上前来给田嬷嬷请安:“奴婢拜见田嬷嬷,请田嬷嬷大安。”

     当日祁皇后给小儿子送来四名宫女贴身伺候,不过六皇子一向不喜欢外人靠近他和他的东西,直接命芝麻将这几名宫女安排到各房守着,这几个都是在祁皇后身边伺候惯的了,能伺候皇子那是莫大的福分,不过六皇子年纪尚小祁皇后定不会愿意他现在让女人伺候,可再等几年有新的姑娘送到六皇子身边,那就再也没有人记得她们这些积年的老人儿,那到时候她们才是真正的晚景凄凉,但是现在她们连六皇子的身都近不得,任是有千般柔情万般可爱也没有半分用处……

     “这位姑娘有何事?”田嬷嬷点头示意算是还了方才的大礼,她们二人同为六皇子身边伺候的人,田嬷嬷资历老却是能担得起祁皇后身边宫女给她行一礼的。

     来的姑娘叫细辛,人长的温婉可人最惹人眼的是藏在宽大衣衫下不盈一握的软腰,她婷婷袅袅立在一旁笑的甜美又谦卑:“奴婢闲着无事所以来看看嬷嬷有没有什么能让奴婢做的。”

     大眼睛漆黑又水灵,乖巧娇俏的仿佛她不是祁皇后身边的宫女而是田嬷嬷失散多年的女儿。

     田嬷嬷上下打量她一眼,最后慢吞吞道:“巧了,我房里还有一幅绣品还未绣完,不过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便劳烦姑娘帮我绣一绣。”

     细辛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急忙表示自己愿意即刻到田嬷嬷房里做绣品。

     芝麻在一旁看着心里暗啧,田嬷嬷就算把人调/教的再好,他家主子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过说起来自家主子应该不是真的惦念上蔺家姑娘了?小小年纪连花都不看一眼,若是主子愿意将皇后娘娘送来的美人统统收下,那他岂不是可以天天美人环绕?

     **

     芝麻回去之后将田嬷嬷收下细辛的事告诉六皇子,想看他露出点别的表情。不过此时的六皇子已经平复了心情,听芝麻说完没一点反应。

     “主子,您为什么不让娘娘送来的丫环在身边伺候?”芝麻按捺不住终于将埋在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他与六皇子从小一起长大,六皇子待他很好,他在六皇子面前也格外活泼好动充当开心果给他解闷,每到六皇子不高兴时都是他逗着他说话。

     六皇子黑发散在肩上,唇色泛白,一双眼睛大却无神,在芝麻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状态,而且今日六皇子竟然勾起嘴角笑了。

     “我不喜欢她们在我身边转。”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些女人很吵,而他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身边有太多女人,前世小时候他还颇为父亲担心了一番,养了这么多女人是怎么完全记住她们名字的,后来长大之后就更纯粹的不喜欢女人多的地方。

     芝麻与他多年的情分对他这点怪癖还是了解一二的,不过心里还在止不住叹息,主子该不会冲着四大皆空去的吧?虽然在宫中见惯了各种各样的人,芝麻还是摸不太透主子的怪脾气,小小年纪处事滴水不漏又难得见到笑模样,偶尔见他像个孩子便是提起蔺家姑娘的时候,看来他得多提提蔺家姑娘以提醒自家主子他老人家在红尘之中仍有牵挂,免得一个不小心就剃了秃瓢奔向寺庙。

     **

     今日蔺家家学还未下学女学生们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想跟先生请求提前结束今日的课程,不过这请求被先生驳回,若是蔺家有什么事情需要姑娘们出席自有蔺家夫人们另行通知。姑娘们见给先生求情不成只好静下心来继续听课,蔺筠也在此列,来上课之前蔺妙就跟大家伙说她母亲的外甥女今日会来府上做客,也会在蔺家小住些日子,据蔺妙说她这位表姐是个大大的美人儿,才情好不说还十分的善解人意。

     不知怎么的,蔺筠自从听到蔺妙说表姐时她脑海里便有一个名字跳出去,且挥之不去:“穆雪寒……”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个穆雪寒日后会成为一位皇子的皇子妃,她不能得罪这人。

     在问过蔺妙确定她表姐的名字就是穆雪寒之后蔺筠更加坐不住,恨不得现在就去二婶院子里看看这位穆姑娘,甚至她脑子里还能勾勒出这穆姑娘大概的模样。难道这位穆姑娘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可是自从高烧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做过梦,那场梦似真似幻她至今也没能分辨清楚。

     终于等到下学,先生笑眯眯宣布今日没有功课。姑娘们欢呼雀跃的,相比之下另一间房里的男学生们都不大情愿,异口同声的问先生为何他们要布置功课?

     先生倒也耿直:“姑娘们要去见蔺家来的娇客,你们可要去?”

     蔺家的男孩儿也听了一耳朵穆家姑娘要来府上小住的事,原本以为和他们没甚么关系,如今看来关系倒是不小呢!可现在总不能与先生说他们也要去陪着娇客?

     蔺筠朝哥哥做个幸灾乐祸的鬼脸便与蔺妙手拉手往蔺家二夫人的院子里去,她们早就听了安排,祖母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应是不会见穆姑娘,二夫人肯定要在自个院子里招待外甥女的。

     “阿专你今日怎么对客人这样好奇?”蔺嘉是二房的庶出姑娘在蔺家姑娘中行四,她出生时二夫人想生女孩儿却一直没怀上,便将她抱在身边当做嫡女养大,她与蔺妙亲如姐妹感情很好,为人很是活泼讨喜蔺家姐妹都喜欢她。

     蔺嘉这样说倒引起众姑娘的好奇,就连大姐蔺珏也看了蔺筠一眼,生怕这妹妹闹出什么幺蛾子。

     “妙姐姐说穆家表姐才貌双全我才想着要看看的,哪里奇怪啦?”蔺筠强装淡定表现的很无辜,虽然别人不知道她做梦梦到以后的事,可这样被人看着她还是有几分淡淡的心虚。

     好在众人并没有就着她不放,年纪小的还在感谢穆家表姐到来让她们省去今日的功课。少女们三两成行走在蔺家的石子路上,远远便能听见一片欢声笑语。穆雪寒也听到姑娘们的笑闹声,不由问起姨母来。

     蔺家二夫人喜静又淡泊名利,孩子们等闲不敢在她院子里笑闹,她听到这笑声也是一怔继而给外甥女解释:“姑娘们一同下学到这里来很是热闹,待会儿你们可得好好见见,姨母还打算让你们和她们一起在家学念书呢。”

     穆雪寒眼睛里透出几分不解,小嘴微开红唇诱人,再看她发育良好身姿高挑,两手规规矩矩放在小腹前,明眸动人,很有世家贵女的风范,饶是蔺二夫人不重这些此时也忍不住赞叹外甥女的样貌生在那样的家里着实可惜。

     “夫人,姑娘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