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生辰
    腊月二十九是蔺家大房一对龙凤胎的生辰,当年蔺大夫人怀着他们的时候肚大如箩,七个多月的肚子比人家足月的肚子都大,临近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都盯着唯恐这俩娃娃调皮赶在过节的时候蹦出来,蔺大夫人就盼着能熬过年初二回趟娘家再将这俩讨债的冤家生出来,谁曾想到了二十九当晚正筹备着明儿吃年夜饭的时候,蔺大夫人就发动了。

     蔺穹倒是异常高兴:“不愧是我的孩儿连年夜饭都没错过,年初一你们谁都跑不掉压岁钱!”

     蔺大夫人怀着这一胎的时候就让人诊过脉说是双胎,一家子既喜且忧,喜的是一胎双子是莫大的福分,忧的是双胎难养活若是有个万一便是徒增伤心。不过好在这俩娃娃格外省心,年三十一早就迎着清晨的阳光哇哇哭着来到了人世间,一男一女,多大的福分!蔺穹当即跑到家庙给祖宗叩头谢祖宗保佑孩子平安出世,第二日是大年初一蔺穹喜滋滋的替一双儿女讨起压岁钱来。

     “你俩真是不让人省心……”蔺大夫人颇为感慨,一双小儿女出世的场景还在眼前,转眼间已经八岁,小女儿更是出生没多久便有夫家。提到夫家蔺大夫人忽然想起前几日自家夫君说六皇子这次病好之后便跟着祁国师去山里养身子,也不知现在如何了。

     蔺筠与蔺云栖手拉手笑嘻嘻的谢过父母的生养之恩,不过两人只乖了一会儿蔺筠便异常谄媚的讨好蔺大夫人:“娘,我想和哥哥一起出门。”

     蔺大夫人首先皱眉,一旁的蔺穹小心翼翼的给自家小闺女使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他笑眯眯的样子和龙凤胎如出一辙:“阿专都已经有一年没出门逛过,这几天外头正热闹我带他们两个出去转转不会有事的。”

     “可是年关将近京城里也乱的厉害……”蔺大夫人嘴上说着不许,其实早已心软,吩咐奶娘给蔺筠和蔺云栖两人换上一样的衣裳,又问过蔺穹带的人手才勉强放人出去。

     **

     年关的集市异常热闹,更引人注目的是集市上一个中年男人一手牵着一个玉雪可爱的男童,两个孩子长得一样,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尽是笑意,瞧着你的时候毫不客气的对你笑,周遭的商贩自然注意到这对男童而多数人只是一眼掠过,只有个别有心人才一直盯着孩子看。

     “阿专想不想吃大鲤鱼?”看到各式的野味蔺穹不由想起年少时自由自在的日子,那时候他还是可以带着弟弟们去假山上偷偷烤鱼吃,比自家厨子做的好吃多了,一晃眼近二十年过去他见到鱼时鼻尖还萦绕着当年的烤鱼香。

     龙凤胎齐齐摇头,他们都不爱吃鱼因为鱼刺太多,并且蔺云栖还不客气的指出:“爹爹只问阿专不问我。”

     蔺穹哼了一声没理他,小子就是要糙养,想当年他就是被他爹放养成才的。

     不大会儿蔺穹便带着一双儿女买了一大堆东西,因为马车停不方便进来只好停在集市外头,这会儿身后跟着的小厮身上已经挂满了东西,蔺云栖要的冰糖葫芦,蔺穹买的还在扑棱着翅膀的野鸡,被人忽悠着买下的农家土布也挂在小厮身上,眼见着自家爷还要带着两个小主子买更多的东西,小厮只好努力向前看,只要集市走到头就能看到府上的马车。

     这一看不打紧,“郎君快看前头……”小厮的声音里有几分激动,没想到居然在集市上见到贵人!说起来那惊鸿一瞥的少年还是自家大郎君的女婿来着。

     蔺穹还以为小厮看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抬头看去,嚯!好新鲜的玩意儿!什么时候祁国师愿意沾染俗世凡尘竟然带着人一起来集市上逛,若他没看错六皇子手里拿着那串红丢丢的东西和他家没出息的小儿子喜欢吃的是同一种东西?不过,逛个集市也能遇见让人操心的女婿着实糟心……

     蔺筠也瞧见了前头那两人,不知是不是中午的阳光太刺眼她居然被照的睁不开眼睛,胡乱用手搓搓眼睛里的水意装作不认识眼前人,扭头故作没有看见他们,这下意识的动作连她自己也弄不懂是为什么。

     祁国师一直远远盯着她看自然将她的动作瞧的一清二楚:“你就说为师算的准不准?我跟你说出来会遇见六姑娘,怎样?不过……我看六姑娘不大喜欢见着你。”他八卦时将声音压的极低,面上仍旧是仙风道骨的范儿,周围的人不由自主的退开一射之地,唯恐自个行为不当扰了这位当朝第一能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秦言征淡淡瞥他一眼便移开目光:“好似咱们之中阿专只不认得你。”

     祁国师不信,他可是大奉朝第一的国师大人还会有人不认得他?他又去看周围人的反应,犹如看到神明下凡的百姓们彻底安慰了祁国师受到的伤害。殊不知他的亲外甥正不着痕迹的与他拉开距离,假装不认识这位自恋到极致的国师大人。

     “臣等见过六殿下,见过祁国师。”自然遇见就不能不见,而且,咳咳他得好生看看六殿下的身体状况。

     蔺筠垂眸跟着四哥行礼,心下却忍不住嘀咕不是说六殿下随着祁国师去山中休养,怎么突然出现在集市上?而且……为什么每次见到六殿下她都有几分心虚和害怕,从不敢看他的眼睛,难道是怕六殿下知道她嫌弃他身子不好?

     秦言征瞧她低着头就想笑,何时变得这样爱低头了?方才还挺高兴的。

     “国师许久不见可还安好?”蔺穹话里有话,说话间却不忘牵起一双儿女的手慢慢往外头走,此举引得祁国师羡慕嫉妒恨,这大奉朝又谁不知道祁国师得等到三十多岁才能成婚,否则就要孤寡一生,祁国师深谙此道因此对批命深信不疑因此的一直未成婚,不过他特别喜欢小孩子,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就想抱着玩,何况眼前这对娃娃长的一摸一样的,他一直按捺着捏捏他们小脸的冲动。

     等到酒楼里头,祁国师终于忍不住上前捏了捏蔺云栖的脸蛋:“今日是令媛令公子的生辰吧,我记得八年前你还兴奋至极的跑到我府上要我给两个孩子取名。”

     忆起往日蔺穹有那么点后悔,龙凤胎出生之后蔺筠比较瘦弱,那么小小一点和小猫似的,蔺家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身子不好,后来母亲提起祁国师深谙五行八卦可请他给两个孩子测下命路,取个好名字给孩子压身,当时他以为是救命的法子,现在想想若不是他去找祁国师给龙凤胎取名也不会让祁国师知晓蔺筠的生辰八字,更不会让圣上早早给俩孩子订下婚事……

     祁国师何尝看不出蔺穹的后悔,不过有秦言征在场他也不会点破,又捏捏蔺云栖的小脸道:“阿专告诉祁叔父你哥哥为何不爱笑?”

     被捏脸的蔺云栖一把拍开他肆虐的爪子,小肉手的劲道让祁国师一惊,这才认出他一直捏着的人是蔺云栖,旁边的小男娃娃才是真正的蔺筠,原来大外甥不是不敢看他的小媳妇而是根本旁边那个才是!!

     蔺云栖却看出这个怪叔叔不怀好意,小肉手张开护在妹妹身前气势汹汹的吼道:“不要捏我妹妹!君子端方守礼尔岂可轻薄?”

     蔺筠躲在哥哥身后最先忍不住笑出声来,蔺穹与祁国师也跟着哈哈大笑,小郎君面红耳赤的站在众人中间不明白他们为何要笑,唯一没有大笑的那人却直勾勾看他身后,又一个觊觎他妹妹的!

     “云栖,叔父这可不是轻薄。”祁国师煞有介事,那架势非要给蔺云栖灌输满满的父爱,不过一旁坐着的秦言征稍稍咳嗽了一声他才想起正事来,从袖中拿出两只锦盒:“来,这是叔父给阿专的生辰礼,这是云栖的。这两只平安扣是言征手里的好东西,又是让佛前供奉过的,你俩带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蔺穹一点也不客气的替一双儿女接过来,祁国师手里出来的没有坏东西,不过转念一想:“怎么突然送这些,莫非云栖和阿专有什么不好?”

     祁国师一口热茶呛在嗓子眼咳的惊天动地,看这就是精通五行八卦的坏处!好心或无意送个东西都会让人以为他最近是不是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明明他只是代人送礼啊代人!他恨恨瞪了一眼秦言征,罪魁祸首却对着岳父大人笑的恭敬。

     “咳咳,我以后……送人只送吃的……”

     秦言征闻言挑眉,“舅舅,这样别人会以为他时日无多你送他些好的吃,您还是见人就送平安符的好。”

     祁国师:“我没你这样的外甥,滚滚滚!”

     蔺筠憋着笑,却忍不住又看了秦言征一眼,恰巧他也看着她,缓缓露出一个风光霁月的笑容来。

     六殿下虽然纤弱,人长的却真是好看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