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夺才
    六皇子给蔺筠送补药的事不过一刻钟蔺家人全部知晓,虽说两人早就是未婚夫妻,但是两人都是尚未及笄的孩子,六皇子这样明目张胆的把东西送到蔺家胆子也够大,一般人家的女婿没真正把姑娘娶到家里来都不敢大声和岳家说话,生怕岳家一个不高兴便拖日子不让姑娘出嫁,而六皇子此举无异于告诉所有人他很照顾自己的未婚妻,也没有掩饰自个想法的意思。

     蔺家人真是,敢怒不敢言哪!

     他们娇滴滴的姑娘才养到七岁多一点点,你这头恶狼就开始惦念,冲这个也得让我家姑娘多留几年!反正大奉朝的姑娘最是娇贵,便是帝王家也得先派礼官与蔺家商量婚前方可成婚!蔺穹仔细想了一想,等姑娘及笄再留两年权当是考察六皇子的身体状况!

     六皇子丝毫不知自个的行为间接得罪了未来岳父,不过蔺大夫人对这个病弱女婿分外满意,小小年纪就知道体贴照顾人是好事。她将送来的补药如数放在小库房里,按着太医吩咐按时让厨房炖给蔺筠吃,六皇子送来的药不错,不过半个月功夫蔺大夫人就察觉到小女儿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殿下真是体贴。”

     蔺妙羡慕极了,她比蔺筠大上一岁两姐妹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说起来当初两人住到这院子里要不是因为蔺筠是铁板钉钉的六皇子,那向阳最舒服的那间屋子应该让她这做姐姐的住,可蔺筠却毫不犹豫的住进去都不让她一让,就连她娘都吩咐她让着蔺筠一些,谁让人家找的夫婿不得不让人服气,蔺家姐妹中是没人能比过她了,有蔺筠在蔺家不会出第二个皇子妃。

     蔺筠扶额,不过就是送了一次药材,怎么所有人都在夸六皇子?这药应该让皇后娘娘来赏!若不是因为六皇子贸贸然送来,众人的目光就不会都放在她身上。

     蔺家对补药的态度早就被有心人传到六皇子面前,六皇子听过之后什么也没有说,就在伺候的人以为六皇子不高兴时,人家又命人找出更多的药材让人送到蔺家,但没等送药的人去蔺家,皇后娘娘突然驾到。祁皇后坐着撵车过来,下车时由宫女小心翼翼的扶着,六皇子在一旁看着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扶祁皇后,可是护在他身边的人也都看着他不许他乱动。清风阁是祁皇后亲自给六皇子挑选的居所,不过向来都是儿子去她的安宁宫里拜见祁皇后来清风阁的次数少之又少。

     “儿子给母亲请安。”六皇子苍白着小脸一板一眼的给祁皇后行礼,周围都是伺候的宫女太监,母子俩的礼数也让人挑不出错儿来。

     其实私下里相处祁皇后都是要儿女喊得亲近一些,阖宫都知道祁皇后最是朴素就连洪德帝也赞不绝口。不过祁皇后对待儿女一向大方,这次她来小儿宫里探望也带来许多好东西:“六儿来看看为娘给你带了什么,都是时下小姑娘喜欢的你尽可拿去送到蔺家去。”

     至于送给谁自然不言而喻。

     六皇子苍白的脸颊浮现出一抹粉红,不过咳嗽之后这粉红便被掩盖,祁皇后也顾不得打趣儿子,亲自端来一杯白水送到六皇子嘴边,伺候皇后的青瑶白莲等人都忍不住背过身悄悄将眼眶里的泪花挤回去,旁人瞧这些贴身宫女的脸色也知道祁皇后如今已时日无多,来看六皇子也是尽最后一分母子情分。

     “母亲何必打趣儿子,儿子不过不想阿专像孩儿这般难受才匆忙给她送药过去的,我之前不知她生病……”六皇子低声解释着,前世阿专妹妹帮他许多,连医好他的大夫都是她找来的,如今不过是一点药材根本不足以报阿专妹妹万分之一。

     祁皇后见好就收,她今日来也不是特意过来打趣小儿子的。等她强撑着病痛的身子与六皇子说了一刻钟才姗姗说出来意:“怎么没看见在你身边伺候的伏安?”

     祁家曾经送了一对双胞胎兄弟照顾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和六皇子,这对双胞胎兄弟文武双全,伺候在太子身边的大哥叫伏武,他才思过人又聪慧异常,跟在太子身边出谋划策几乎是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伏安则是武功更胜一筹跟在六皇子身边保护他的安危。祁家拥护祁皇后中心不二,他们送来的人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是以祁皇后几乎没有问起过伏家兄弟的事,此时小心翼翼问出来倒显得不那么坦然。

     六皇子垂眸想了片刻才缓缓道:“母亲为何问起伏安,我让他出宫办事现在还未回来。”

     祁皇后略松一口气,端起茶杯啜一口清茶才清清嗓子认真道:“六儿,为娘仔细想了一番。你大哥他是太子,未来那个位子一定是你大哥来坐,不过这后宫里针对他的人太多,娘实在担心你大哥的安危,伏安对宫里的规矩都熟,去照顾你大哥方便一些……”

     她说道一半才看向小儿子,却见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那么定定看着她,没有半点不愿也没有不满,祁皇后有瞬间的冲动想将方才说的话收回,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她实在是太担心大儿子……

     “你放心,你哥哥坐上那位子之后也会对你好的,他跟娘保证过,你们是亲兄弟你大哥不会对你下手的。”何况就连祁皇后自己心里都清楚,小儿子的身子连活到弱冠都难何况是坐天下之主的位子?若她临走之前不安排好,她也走的不安心。

     “好。”六皇子没有半分犹豫点头应下,快到让祁皇后以为他那一声好是她的错觉。

     祁皇后欣喜异常连连说好的,大约是太过激动又抚着胸口咳嗽了许久,她身边的宫女你一言我一语劝着祁皇后回宫,边劝边看向六皇子。

     “母亲快回宫休息,等伏安回来儿子就告诉伏安去大哥那里。”六皇子虽然年幼,但在母亲面前极重承诺,既然他说把伏安让给太子那便一定会将伏安送到东宫去。

     祁皇后来的快去的也快,待祁皇后的人都走后六皇子便吩咐人将清风阁的大门关上,他自个摸到书房坐下拿着书本看书。一直在六皇子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芝麻深知自家主子现在是不高兴,可不爱说话的六皇子最可怕他连劝一句都不敢,只敢悄悄站在一旁伺候着,以免自家主子渴着饿着,说起来他也是皇后娘娘赏赐下来伺候六皇子的,若是皇后娘娘吩咐他去东宫伺候可该怎么办?

     “小的肯定是宁死不屈的。”芝麻小声明志,说完却悄悄躲到书架后头,主子一定没听到他说什么,否则一定要骂他乱用词语!

     不过芝麻还是替自家主子惋惜,皇后娘娘虽然疼爱自家主子可从来没有把他当做皇子来养,就算是六皇子的病也只是用温补的汤药吊着不死,实际上身体却虚弱的厉害,但祁皇后从来没有想找神医彻底将六皇子的病治好,好像只要六皇子病着太子便少了一个争夺皇位的对手,其实皇后娘娘根本不知道自家主子从来没有争夺皇位的野心,不过他也没有和太子殿下多亲近是了,免得再招来圣上的猜忌。

     六皇子在书房里坐了许久,直到宫女来催促他按时睡午觉才慢吞吞的从书房离开,而早早备下的午膳自然被放到凉透,好在清风阁有专用的小厨房,芝麻吩咐人端来热乎乎的粥送到了六皇子面前,六皇子淡淡瞥了一眼拿过勺子吃了半碗。

     “不用这么垂头丧气的,不过是伏安去伺候大哥你们就这样灰心丧气的,若是有朝一日我病死了你们才真正没了可依靠的的主子呢。”六皇子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碍于他身子特殊伺候的人都不敢轻易接这话,只嘿嘿笑着表忠心。

     芝麻不由小声责备:“殿下何必说这样丧气的话?”他明眼瞧着主子分明是伤心皇后娘娘偏心,可他不言不语的就跟个小大人似的挺直脊背坐着,想说的安慰话语突然都被咽回去。

     六皇子毫不留情的将书册砸到他脑袋,“去将外头的地扫了。”

     “小的遵命。”芝麻捧着扫帚去外头打扫,可还未走出院子便见眼前有个穿茶褐色被子的嬷嬷走过来,他略显秀气的眉毛便挤成了一团,低头恭恭敬敬的给来人行礼。

     “见过田嬷嬷。”

     来者正是六皇子幼时的奶娘田嬷嬷,田嬷嬷早年被放出宫后遇人不淑,产下的儿子没过几天便夭折,祁皇后听闻她在外头过的不好便将她请到宫里教养六皇子,田嬷嬷虽然出身不高却熟读四书五经,六皇子一两岁的时候都是被她抱在怀里启蒙,而且她平日里对六皇子管教最为严格,清风阁的主子和大小宫女太监都听她吩咐,经年累月的绷着脸让田嬷嬷整个人都显得冷冰冰的,再加上不打眼的衣裳更衬得她比真实年纪大了几分,但清风阁的宫女太监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芝麻更是心中一喜,主子与田嬷嬷最为亲近,让她来劝主子最好不过,免得让主子郁结于心对身子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