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相处
    田嬷嬷回到居所时阴沉沉的,伺候的下人都小心翼翼的唯恐一个不妙就惹得嬷嬷不高兴。被田嬷嬷养在身边调.教的细辛大惊,王爷向来敬重嬷嬷,如今嬷嬷垂头丧气满脸不高兴,难不成王爷为了王妃训斥了田嬷嬷不成?

     “嬷嬷,这是怎么了,春寒料峭还冷着呢您怎么也不披一件披风。”细辛说着将精致的兽纹手炉递到田嬷嬷手里。

     田嬷嬷摸到这一团温热才缓过神来,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是细辛你细心可人……”她盯着细辛宛若娇花的面庞出神,殿下身边最缺还是这样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而不是娇生惯养不解风情的贵族姑娘,只是她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将细辛送到殿下身边呢?

     细辛察觉到田嬷嬷打量的眼神却装作恍若未觉,心里却是掩不住的激动,嬷嬷总是隔一层的人早晚会想到她的用处,何况她是皇后娘娘留下的人。

     两人各怀心思都没怎么说话,直到细辛将灯盏点亮田嬷嬷才将她唤到身边,拉着她的手神情和蔼:“细辛,嬷嬷想了许久让你在这儿伺候一个老婆子也是浪费,如今咱们王府新建成各处都需要人操心,王爷身边也没几个会伺候的人,你又是最知情识趣的嬷嬷打算让你去伺候殿下,不知你可否愿意?”

     “细辛自是愿意的,只是如此一来谁来伺候嬷嬷?”细辛丝毫没有掩藏她的野心,反正说的再多也是掩饰,田嬷嬷在宫里这么多年已经是人精了。

     田嬷嬷倒是满意细辛的坦诚,她们也是明摆着的互利互惠,但田嬷嬷也是乐于助人上青天的好人,若是细辛不听话她这里还有一百二十个整治她的法子。

     ****

     秦言征身边要多个无关重要的丫环根本用不着向他请示,芝麻一点头那细辛就到秦言征房中专管衣裳饰物。

     “王爷,今日穿这件衣裳可好?”芝麻特意兴冲冲的问秦言征的意见,往常两个男人没什么审美,而秦言征的衣裳都是尚衣局成套制好送过来的,也不用挑选直接套到身上就是,不过这细辛是田嬷嬷特意送来的人,芝麻想着田嬷嬷平日的好处就忍不住为她说几句好话,昨日王妃可是大大的下了田嬷嬷的脸面。

     秦言征瞄了一眼衣裳没甚异议的往身上套,看也没看细辛。那细辛并不失望,依旧站在原处看衣裳是否有不妥。

     “王爷,细辛是田嬷嬷送来伺候您衣裳的,奴才瞧着细辛姑娘眼光不错,您说是吧?”芝麻向来爱在秦言征面前扮演调皮捣蛋的样子好让他高兴一些,不过今日的效果却是大打折扣。

     秦言征听到细辛是田嬷嬷送来的时就知道田嬷嬷大约是在和阿专较劲,若让他直接将这丫环送走未免太过驳田嬷嬷面子,只是明晃晃将人放在身边又让田嬷嬷胜了一筹,他抓着衣裳想了半晌对满是期待的细辛道:“最近院子里不大干净,你去帮着院子里的人扫洒吧,这里用不着人。”

     主子一句话只要不收回,那细辛必定是要一直呆在院子里扫洒,这也太不地道了?

     芝麻甚至颤巍巍做了个假设,难不成自家主子刚成亲就害了惧内的毛病,这不是好兆头啊……

     细辛默默抽泣:“奴婢知罪,奴婢去院子里扫洒。”她慢吞吞的走出房门,甚至还抱着巨大的希望回头望了一眼,可惜无情的将她逐出正房的人正命小太监伺候穿衣裳,再也没有看她一眼,细辛彻底死心。

     ****

     蔺筠一大早起来就听到常宁阁里撵走一个管衣裳的丫环,起初不明所以,于李两位嬷嬷一同给她解释明白,得知这人是田嬷嬷送来又被秦言征撵走不由讶然,这是在讨好她?不过那田嬷嬷想必气的够呛。

     “且看着田嬷嬷会不会去王爷那求情罢,虽然是王爷的奶娘但她的形事作为也太过托大。”李嬷嬷满脸不赞同,她在宫内多年十分明白主子对乳母的态度,记着恩情让乳母老年荣养的最好不过,把乳母当普通下人看待的也不在少数,但乳母想越过主子妄想掌握主子和主子娘娘的倒是头一回见。

     “原本我还真怕王爷顾念往年的恩情对田嬷嬷客气,如今看来王爷也是个明白人。”于嬷嬷考虑的最为深远,只有王爷心里头明白为人没问题她家姑娘才不会吃亏。

     蔺筠听俩嬷嬷分析大半晌也明白里头的利害关系,她暗暗猜着若是祁皇后还在的话肯定不会允许田嬷嬷嚣张至此的。

     “姑娘可要送些东西给那田嬷嬷,好教她明白这府里谁才是主子。”青桐很是气不过这老婆子不将姑娘放在眼里,气愤之下想出个主意激动的不得了。

     蔺筠摇头:“不用,我没那时间和一个嬷嬷闲磕牙,与她斗跌份儿。”

     虽说女人一生都在后宅内院中与婆母妯娌小妾姨娘争斗一生,但谁又不渴望安生日子,既然有人出手教训田嬷嬷她乐得清闲。

     早膳自然是两人一起吃的,今日的早膳和昨日没几样重复的,再次出现在餐桌上的都是蔺筠昨日多吃了几口的食物。饭桌上很安静,只有筷子碰碗的声音,两人低头各吃各的。蔺筠在闺中时虽然爱说话但对不熟悉的人也不愿意多说,她偷偷观察了秦言征的吃相才发现这人吃的药比饭都多,不过一顿早膳的功夫那叫芝麻的清秀小太监已经端来两碗黑漆漆的药,喝药的人眼也不眨直接喝下。

     “你……不苦?”蔺筠知道这人是个病秧子却没想到苦到这个地步,怪不得昨日与他离的近了都闻见一骨子草药的香味儿,当时还觉得好闻,如今想来不知喝下多少药汁儿才腌出那好闻的味道来。

     秦言征故意面不改色的喝下手里的药,而后展颜一笑:“习惯就好。”

     蔺筠讷讷无言,将放在一旁的蜜饯夹到他碗里:“你清清嘴里的苦味吧。”她小时候喝药可是要母亲好哄歹哄许下无数好处才肯捏着鼻子喝下去,偶尔反悔喝到一半吐出来的也不在少数。

     “多谢阿专。”秦言征夹起蜜饯含笑吃下,倒教一旁的芝麻惊讶不已,一次两次的新王妃凭什么让王爷如此青眼?不过他倒不敢问出来,因为他诧异的目光蔺筠的眼神已经从他身上掠过了无数次,他可不想让王妃盯上否则说不定王爷会没有原则的将他撵走……

     蔺筠倒不知自个无意间得罪了秦言征最信任的小太监,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

     “阿专可愿陪我一同去逛逛院子?”

     “自然愿意的。”嫁进来两天她还没好好看看居住的地方,这里就是她日后起居生活的地方呢。

     *****

     河清王府是洪德帝命人耗费三年多的时间建成的,各处假山流水应有尽有,初春时分到处可见吐芽的树木含苞待放的花朵。常宁阁前头有一处高高的假山,假山上头有一座凉亭,蔺筠提着裙子要往上头去,若是站在凉亭里想必能看到蔺家,也不知能不能看到爹娘。

     “阿专当心脚下。”秦言征跟在后头小心万分,唯恐她脚下不稳摔着。不过好在洪德帝御赐的工匠都十分谨慎小心,石阶修建的平滑又安全。

     终于有惊无险的爬到凉亭上蔺筠兴奋的向四处张望,可在四周看了一圈儿又傻眼了,这房子高低错落的没有什么差别哪座院子才是蔺家?

     秦言征看出她的迷惑却不开口指明,悄悄挥退下人等她发问。

     蔺筠当真是看了一圈儿也找不出哪里是自个家,河清王府本身占地就大,与别家院子相隔极远一眼望过去尽是大同小异的房顶,连一家门匾都看不清楚,更别说看清楚哪个是自家了!

     “王爷能看到哪里是我家么?”蔺筠闷闷开口,她现在才明白在蔺家的日子有多快活,什么事都有父母挡着还有姐妹陪着说话,可在河清王府只有她一个人,身边伺候的人也都依靠着她,仿佛一瞬间成为了了不得的大人。

     秦言征本就站在她身后,方才被她转身撩起的头发滑过,那一刻仿佛头发是从他心上滑过,痒痒的却很舒服。他自然而然却又非常大胆的牵起她温热的小手,滑腻腻的感觉让他眼前有片刻晕眩:“阿专往东南看,中间有坐两层木楼的就是蔺家,你不会不知道那是书与楼吧?”

     蔺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踮着脚看去终于认出那看不大清楚的小木楼就是她在闺中最不喜欢看到的书与楼,此时再看却亲切的紧,书与楼在蔺家的西北处,她循着书与楼的踪迹找母亲的院子再找自个的院子,可盯了好长时间也没看到自己的院子在哪儿顿时有些垂头丧气起来:“我还以为能看的很清楚呢。”

     然后她听到秦言征很轻快的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好笑的?她下意识挣开他的手,气呼呼的走到另一边坐下,秦言征跟着她坐下好声好气解释:“阿专别气等你明天就可以回蔺家了。”

     “那我可以在家里住几天?”蔺筠很是期待,当初姐姐就在家中留了一晚,她一定要多留几日才行!

     秦言征歉意道:“阿专,咱们不能在蔺家留宿,这是规矩。”

     蔺筠一怔,这才想起来出嫁前母亲同她说过皇室的规矩,嫁入帝王家的女人才是最可怜的,从嫁出去那一刻起就极少能在娘家呆着。

     “也不知是谁订下的规矩……”蔺筠满心不悦的嘟囔着,定这规矩的人真是讨厌死了!

     秦言征:诸位祖宗对不住,实在是你们定的规矩不合道理。他倒是不在乎住在哪里,他总是要陪着阿专的。

     从凉亭上下来蔺筠去了方才看到的桃花林,说是林也不夸张,这一小片园子稀稀落落种着几十株桃树,此时正值花期到处都是粉红色的花瓣。

     “此景如画。”

     秦言征命人取来文房四宝,在桃林里摆下一张书案当场做起画来,花景极美何况还有比花娇的人入画,秦言征挥动手中画笔时恍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源头就在他眼睛望去的方向。

     前世,秦言征身子不好,熬到娶妻的年纪已是万幸,他早年与阿专解除婚约后也未曾定亲却也无心娶个陌生人回来扰乱他平淡如水的日子,后来偶然之下阿专竟结识他遍寻不着的神医,神医出手治好他的顽疾他也与阿专再续前缘,但成亲之后他忙于夺位之事极少回到后院,可无论他什么时候回去阿专待他和原来一样,永远是对他最好的。可是好像老天爷与他过不去,他治好了顽疾却失去了珍爱的妻子,一场胜仗回来之后他看到的是阿专的牌位。

     然后,没了阿专的他也很快重复之前的病弱日子,再睁开眼时又重复着从小到大一直喝药的日子,直到再次遇到阿专。

     “你在画我?”蔺筠的问话打断了秦言征的沉思,画中的少女已经有了雏形,正是方才捻花带笑的蔺筠。

     秦言征只觉喉中腥甜,忍了几忍才点头:“嗯。”

     他不愿意说话蔺筠也不愿意逼他,继续站在树下赏桃花暗地里却决定一定要将这幅画从他手里要出来。

     *****

     不过蔺筠同秦言征磨了半天也没将这幅画要到手里,秦言征只道此画还需润色,硬是生硬转移她的注意力说起明日回门要准备的礼物来。身为当今圣上嫡亲儿子的王妃回门的排场自然是盛大的,秦言征早就命前院管家准备好一切,只等自家王妃点阅是否满意。

     “明日几时回府?”蔺筠满含期待,不知爹娘这几日该有多想她。

     秦言征暗暗叹气,这才是你的府邸,明日去蔺家是回门。只是他从一开始面对阿专时就心虚,何况如今知晓阿专的真实脾气并不是那么娴静如水更不敢随意让她生气,

     “明日用过早膳便可回府。”还是让她高兴一些,等她长大自然就明白过来了。

     蔺筠高兴了,只觉得秦言征的好脾气实在是太好了,不知母亲知晓她在府中尽是欺负他该作何感想?一想到明日可以回府蔺筠高兴的睡不着,拉着青桐说了大半宿的话,一个劲儿打算着回到蔺家之后要吃什么好吃的,直到青桐哈欠连连才放人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不等秦言征派人来叫蔺筠就将青桐喊醒,等丫环给她梳好头发就迫不及待的去常宁阁用早膳,而厨子也懂事,竟然早早就准备好早膳就等她吃完送她回府,而昨日特意吩咐厨子尽早将早膳做出来的人不发一语,以前她也是渴望回娘家的罢,只是那时候他一向拿她的懂事当乖巧,从没问过她想要什么东西。

     “别急,你若是吃的急了我也不和你一起走。”秦言征一眼便看出蔺筠软肋在何处,他小小威胁之后蔺筠果真安分了许多,用膳也按部就班的就怕秦言征有个万一故意拖延着不去蔺家。

     最终磨磨唧唧能到吉时出门蔺筠已经麻木,河清王府离蔺家并不远,成亲时觉得远劝因为花轿绕城一周将她弄得晕头转向的,今日用不着转圈子刚走出府门出了巷子便到了蔺家门前,而河清王府抬着礼物的小厮还没从王府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