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拜见
    虽然河清王夫妇尚且年幼但依着规矩二人需拜见洪德帝,祭拜已亡故的祁皇后,而后由河清王妃见过后宫嫔妃与妯娌们。有祁国师神乎其神的卦象洪德帝对新晋儿媳妇表现出了极大的满意,从赏下来的物件里就能看出来,稀有硕大的东珠直接赏了一斛,各式珍宝无数,较之前二皇子妃进宫拜见时厚重了许多。

     祁皇后旧时居住的宫殿仍是原先的模样,里头的物品一应俱全,秦言征一言不发带着蔺筠进入小佛堂里,小佛堂里摆着祁皇后的排位,听闻洪德帝时常到小佛堂里坐坐。

     “娘,儿子带阿专来看你了。”秦言征实实在在磕了几个头,蔺筠跟也跟在后头跪下唤娘。

     秦言征微微露出笑容来,阿专还是那样乖。

     蔺筠出嫁前便听闻过祁皇后的事迹,她还记得小时候有进宫见过她,母亲也说祁皇后是个极好的人,蔺筠暗暗叹息未曾与婆母共处。大奉朝皇室亲情略显淡漠,秦言征带着媳妇拜祭过母亲便让人引着蔺筠去别宫见见后宫嫔妃。

     “你身边伺候的人对宫里不大熟悉,我让芝麻带你过去,回头我找几个知道规矩的给你使唤。”秦言征心里明白,后宫嫔妃没有善茬就连嫡亲的嫂子太子妃也不是个心善的,让阿专一人去见她们无异于羊入虎口。

     蔺筠乖乖应了,反正秦言征说的不错更没有害她的意思。她跟着芝麻头也不回的走了,原本想嘱咐几句的秦言征失笑,但,他何时变得这样啰嗦了。

     后宫之中柳贵妃为众妃之首,而太后身子不适谁也不愿意见,是以今日后宫嫔妃早早聚集在柳贵妃宫中,就连太子妃与二皇子妃即成王妃也在她宫中候着,柳贵妃高高坐在首位漫不经心的,时不时让丫环去外头看看,一副等新人等的焦急难耐模样,摆足了婆婆的款儿。

     自从祁皇后去后太子妃与柳贵妃之间明争暗斗不断,可太子妃连自个宫中的妃子都斗不过何谈柳贵妃,很快便被屈服于柳贵妃之下几乎当正经婆婆供着,不过太子一向自视甚高又是正宫皇后生下的嫡长子,因此极看不上太子妃的谄媚行为,冷落她是常有的事,太子妃叹太子不懂自个苦心却无法开解太子只好求助柳贵妃,两人间的关系便愈发亲密起来,这会儿太子妃见河清王妃迟迟未到便皱眉替柳贵妃责难新人。

     “六弟妹果真出身高贵,都什么时辰了还没到让咱们一大堆人等她。”太子妃存心挖苦,在座众人泰半是世家贵女出身,娘家比蔺家高贵的不在少数,但她自个娘家的名声又不如蔺家,这会儿想借这一句话让众嫔妃与她同仇敌忾,一起给新晋的河清王妃一个下马威。

     “就是,虽然还未及笄,但咱们也都是十二三岁进宫那时候的行动举止可没这样没谱过……”说话这人是洪德帝早年宠爱的静妃,满口之乎者也最重规矩,宫里人明面上夸她满身书香气暗地里却嘲笑她书呆子一个,洪德帝也是因为她太过古板吃不消才渐渐减少对她的恩宠。

     静妃虽然不受宠但她膝下有两位公主极得洪德帝恩宠,众嫔妃不敢轻易得罪她,又有心巴结柳贵妃纷纷附和着说起河清王妃的不知礼来。

     成王妃陆归雁极不赞同太子妃的行为却又不好说出口,人家河清王妃还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这样明摆着为难人家可不大地道,她做不出这样随波逐流的事来。

     “河清王妃到。”芝麻引着自家王妃到了柳贵妃的殿门前那守门的小太监却迟迟不唱喏通报,他暗暗记下这一笔,直接自个扯开嗓子喊,反正横竖好歹都有他家主子撑着,是主子说不要让王妃受委屈来着。

     先生曾教闻弦歌而知雅意,况且蔺筠从梦中知晓这柳贵妃不是个善茬,当下便做好了准备。

     “见过柳贵妃,见过太子妃,见过成王妃,见过诸位娘娘。”蔺筠循着规矩微微屈膝给众人行了礼,大奉朝本就重嫡轻庶,她又嫁与中宫所出嫡幼子秦言征,给这些人福礼也极合规矩,况且太子妃与成王妃与她平辈,旁的后宫嫔妃能受她礼的也不多。

     柳贵妃面色不善,这个病怏怏的老六竟然来都不来,当真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哟,六哦不,河清王呢,怎地不见他一块儿过来,让王妃一个人过来不大合规矩吧?”柳贵妃捏着嗓子眼说话,柔柔媚媚的格外苏人,那些不受宠的嫔妃恨自个没这样的黄鹂嗓子诱得圣上欲罢不能,但心里头再恨这会儿也要同仇敌忾,纷纷哟哟的问起河清王的踪迹来。

     蔺筠在心里头狠皱眉头,这些个嫔妃尖着嗓子她着实受不了,于是赶忙出言阻止:“王爷未来娘娘宫里是奉父皇之命,众位娘娘若是觉得王爷所为不妥,我立刻去命人去将王爷请过来就是。”不让秦言征过来是怕他被这群女人的尖嗓子弄晕过去吧?

     哟声纷纷停止都装作方才不是自个在尖叫,抬头或欣赏柳贵妃宫里的华丽摆设,端的是岁月静好沉默是金。为首的柳贵妃最为尴尬,毕竟这个话题是她带起来的,干咳了几声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给自己圆场:“河清王身子不好,还是不要劳动他过来了,来人,快请河清王妃坐下。”

     蔺筠眨眨眼,就这么揭过去了?她行礼不带给红封的?

     “贵妃娘娘,咱们的红封还没给到六弟妹呢。”成王妃友好的提示,她们都是带着红封,难不成还要带回去不成?这打的可是河清王的脸面,依着洪德帝这几年对嫡幼子的疼爱怕是不愿意就此揭过呢。

     柳贵妃仿佛才想起来似的,笑道:“差点忘了,今儿是新妇拜见……”

     不等她说完蔺筠就命青桐捧着托盘去将红封接过来,她方才可是行过礼的,难不成还要她一个个行过礼再拿红封,想摆婆婆的谱儿也得先成为正宫皇后吧?

     “呵,河清王妃……架子倒真不小。”静妃前半句说的大声,可说道一半觉得不妥又生生将后半句压低了嗓门,虽然她有两位公主傍身,可到底比不上一个皇子的势力。

     柳贵妃心知今日不好继续端着范儿摆长辈的架子不过日后有的是机会,她当下痛快的让丫环将红封放到青桐的托盘上,旁的嫔妃、太子妃和成王妃再怎么也都是亲手放过去的。

     “谢过诸位娘娘、谢过二位嫂嫂。”蔺筠默默告诉自个,她还是个孩子用不着有什么害羞。

     蔺筠在柳贵妃宫里板凳都没暖热便被芝麻喊走,理由相当简单:咱们河清王身子不大好,如今正等着王妃回府,诸位还是别多说了,省省吧,反正以后也不说不上。

     事实上用不着芝麻说后面的,柳贵妃等人便忙不迭的放人离开。待人走远柳贵妃才似笑非笑凉凉道:“想不到河清王妃虽然年纪小却稳重的不得了。”

     众嫔妃默然,柳贵妃却率先失笑,她与一对病秧子计较什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块儿死了。

     **

     “她们可有为难你?”回去的马车上分外静谧,快到王府时一直没吭声的秦言征才说了一句。

     蔺筠猛然回过神,摇头笑道:“没有,众位娘娘和嫂嫂们都很好。”蔺筠只盼着日后不要经常进宫,反正正经婆母已经去世,她与旁的嫔妃有过多接触也不大好。

     秦言征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不再说话,路过朱雀街的时候外面正逢集市格外热闹,他命人买来几串糖葫芦递到蔺筠面前,这糖葫芦原本是蔺筠小时候很喜欢吃的东西,但自从从梦中醒来她就再也不喜欢吃,明明是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她看着总有几分苦味。

     “原来阿专不喜欢了。”秦言征似是而非的喃喃自语了一句,再也没说别的。

     回到王府之后又要见一见府中各处的丫环下人,因为蔺筠年纪小,河清王府的一应中馈都交由河清王秦言征的乳母田嬷嬷来主持,秦言征闲暇的时候会看一眼府中的账册,不过他极是信任田嬷嬷,连那账册都未曾仔细检阅过。河清王府的下人都知晓下午要拜见主母,可将正经主母放在心上的没几个,王妃与田嬷嬷未到时站在一起交头接耳好不快活。

     在未出嫁之前大夫人便说过有关中馈之事的处置方法,蔺筠是个十二岁多一点的孩子,若进门之后就讲中馈之事从田嬷嬷手里夺过来显得太自不量力又贪恋权势,不如将陪嫁的嬷嬷派出来一个与田嬷嬷共同掌管,暗地里蔺筠也可以跟着陪嫁嬷嬷学习掌家之道,等到了年纪再接过中馈之事不至于手足无措。

     蔺筠心中有几分忐忑,那田嬷嬷是河清王的乳母,如今将一个偌大的王府掌握在手中,也不知她愿不愿意让凭空冒出来的一个人抢走手中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