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角门
    蔺珏要和离的事在蔺家传开之后引起很大反应,反应最强烈的是蔺老太太,口口声声说蔺珏这么做不顾家中其他姐妹这是在毁她们的前途,而且家中有个和离的大姑子在哪家姑娘愿意嫁进来?

     这话虽然没当着蔺珏的面儿说却是对大夫人和蔺穹说的,大夫人一向对老太太多有忍让,反正老太太早晚都要归西的,年轻时吃了老太太许多亏她都没有吭声默默吹枕头风从蔺穹处讨了回来,只是这一次老太太这样露骨的说她女儿她不答应!

     “媳妇一直以为老太太面善心慈一心一意疼爱家中的子孙,没想到老太太只为了区区面子就让我的阿敏一辈子在柯家受苦。”大夫人给老太太戴了个高帽子,说出来的话却毫不客气,就差没指着老太太说只爱名利不疼孙女,老太太心疼孙女是假,心疼孙子和蔺家的名声才是真的。

     老太太何曾被儿媳妇这样拐弯抹角的骂过,她泪眼汪汪的看向儿子蔺穹指望他给自己做主。不过蔺穹这些年已被大夫人教育的很好,更何况儿子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侄子侄女也疼爱比起亲生女儿却是要往后排的,柯家一群狼心狗肺的这么糟蹋他闺女只和离他还觉得便宜了这蛇鼠一窝,若不是夫人拦着他都要御前告老柯家一笔,拿着庶出的小屁孩当宝贝蛋什么玩意儿!

     对着母亲,蔺穹有文人的傲骨和儒雅,他心痛的指着柯家的方向:“母亲,娘子说的对,阿敏在呆在柯家命都要没了,若是不赶紧和离怕是柯家还想踩在咱们蔺家头上的,咱们比蔺家不差什么凭什么让他们将咱们阿敏踩到尘埃里去?”

     敢踩他闺女,我去你大爷的!

     “可阿敏是个女儿家,和离终究对她的名声不好……”老太太被儿子一说也是义愤填膺的,但最担心的还是外人对蔺家说三道四。

     蔺穹了解母亲的脾气,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咱可不能让阿敏这么委委屈屈的走了,必须将事情说清楚讲明白,柯家就是想将庶长子充作嫡出阿敏忍不下这口气才和离的,若是忍气吞声才让人耻笑呢!”

     老太太最终还是应了,不过对大夫人仍旧没有好脸色,碍于面子吩咐她好生照顾蔺珏被让她胡思乱想,末了又问蔺筠何时回王府可别误了时辰。

     “母亲原来那么喜欢阿敏,如今却是对阿专好呢,我也放心了。”大夫人与蔺穹走在回去的路上,大夫人突然幽幽来了一句。

     蔺穹眉头紧锁,丝毫没有在老太太面前的坦然,“哎,老太太就是年纪大了太看重名利,不过好在算明事理能说通。”

     大夫人也暗暗庆幸,如果不是有阿专做河清王妃老太太恐怕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她知晓阿敏与阿专从小姐妹情深。只是和离之后她的阿敏想寻个门当户对的夫家也难了。

     且不说大夫人如何忧心明日和柯家的扯皮,蔺筠被父母撵着回去,她连和姐姐说体己话的时间都没有,坐在马车里还满心不高兴。柯家人真是该死,柯姐夫啊呸,柯竟南也是个狼心狗肺的黑心肝,她这回非得给姐姐好好出出气不可。

     “阿专为何事心烦?”

     秦言征温声问,落日余晖洒进马车里照在脸颊处让他的笑容多了几分神秘。

     蔺筠灵机一动,不都说河清王师承祁国师能掐会算么,不如……

     “哥哥不如帮我算一算姐姐能否顺利摆脱柯家和离呢?”

     正在喝茶的温文公子一个不小心就将自个呛着了,轻咳几声才道:“阿专叫我言征哥哥罢。”

     确实,直接喊哥哥怕是分不清楚在叫哪个哥哥,还是带着名字喊比较自在,蔺筠从善如流的喊了一声言征哥哥,然后秦言征咳嗽的声音有点大。

     难不成是暗示她多叫几声讨好讨好?蔺筠撇撇嘴,就满足这位没有嫡亲弟弟妹妹的小皇子吧!

     “言征哥哥跟我说嘛,阿专知道言征哥哥最好了!”通常她这么和孪生哥哥蔺云栖这么说话的时候蔺云栖会答应她提出的任何条件,百试百灵!

     秦言征攥住她乱抓的手,连连道好,“阿专莫急,容我算上一算。”

     蔺筠听话的坐在原地满是仰慕的看着他,小酒窝里盛着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真挚,秦言征神情一晃忽然想起前世他甚少见到阿专这样笑,她总是端庄大方的,就连叫他也是郑重的喊王爷,从不曾叫他言征哥哥,实在是他亏欠她良多啊!

     “阿专放心,柯家不会多纠缠大姐,更不敢闹出什么幺蛾子毁损大姐的名声。”事实上秦言征不过是将手心的铜钱转个方向,他曾经说过不再轻易动用从舅舅处学到的五行八卦之术,泄露天机的人不会有好下场,而借此投机取巧也是一样。这苦果他前世就已经尝到了。

     蔺筠盼来这两句话心安许多,柯家识相也免得姐姐面子上不好看。

     “言征哥哥,姐姐现在大概很伤心吧,可我都没陪她说说话。”蔺筠满是自责,前两年姐姐一直没有怀上小外甥她还担心了一番,但是母亲请来的许多大夫都说姐姐身子没问题,没有孩子不过是缘分未到,而柯家急不可耐的给柯竟南纳妾,依着姐姐的骄傲她该怎么忍下去,姐姐和三年前比已经变了许多许多。

     秦言征摸摸她的脑袋,见她没有反抗略欣慰:“阿专别担心,回去我就告诉你从咱们府里去蔺家要走哪里。”

     “什么?”蔺筠被这个惊喜砸晕了,一个劲儿问是不是真的,催着马车赶紧往前走,她好偷偷潜过去看姐姐。

     秦言征叹息,果然他娶回家的小娘子还没收心呢,她现在到底知不知自己是秦家妇,河清王府才是她的家?不过不急,慢慢教便是。与小小的阿专一起长大也别有一番滋味。

     *&****

     到了王府甫一下马车,蔺筠就急着往里走,生怕去晚了通往蔺家那道门就没了。秦言征被她拉着一路狂奔时庆幸这一阵子身子养的不错,不然怕是连跑都不能跑了。

     芝麻跟在后头急赤白脸的,娶个王妃不会照顾王爷就算了居然还敢拉着王爷跑这么快!一定是故意的!

     河清王府中许多人都看见俩主子一溜儿小跑往后院而去,自然有人将此情此景告诉想知道的人。不过跑了一阵儿之后蔺筠突然想起来某人身子好似不大好,她立刻放开拉着他的手,小心讨好:“言征哥哥没事吧?”

     秦言征拍拍胸脯保证:“没事儿,我这阵子身子好了许多。”说完这句他便不再开口,喉头动了又动终是忍住喉间的痒意。

     终于到了后院,蔺筠才发现绕过小花园有一道门有丫环婆子守着的小角门,看见俩主子到了立刻行礼,角门被密密麻麻的蔷薇盖着,不注意看是看不到的。

     “一定是父亲这样要求的,父亲真是太懂我了。”蔺筠喜滋滋的,以后只要她想回府都可以从角门穿过去,比走大门还要方便,而且这角门很是隐蔽,一定很少有人看到。

     秦言征默默腹诽,这角门明明是他吩咐下人建造的,等阿专长大之后一定要将这角门堵上,好教她知道哪里才是家,如今她年纪还小,且让她一让吧。

     “穿过角门就是书与楼,你在凉亭看到过的。”

     蔺筠脸垮了片刻,原来那日看了老远还在河清王府里,想不到她竟然住在比蔺家还大的宅子里,不过可惜这宅子不是她的。穿过去是书与楼就书与楼罢,大不了多走几步路去找母亲和姐姐。

     角门由精铁制成,各处封锁的严丝缝合非常严密,正中央有一把大大的锁,蔺筠以为钥匙在丫环手里,催着她开门。

     守门丫环为难的看向秦言征:“回禀王妃,钥匙在王爷处。”

     不给人钥匙岂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蔺筠扯扯秦言征的袖子示意他将钥匙拿出来,顺便附赠一枚甜笑。秦言征原本有几分生气的,看见这笑容什么气都没有了,乖乖掏出钥匙:“钥匙给你可以,不过你得在一个时辰之后回到府里用晚膳。”

     这有何难,拿到钥匙之后她可以随时随地回去,可以回来用过晚膳再回去,若问蔺筠为何愿意陪着他用晚膳,钥匙打开锁芯的时候她心里也有了答案,病怏怏的一个人吃饭也怪可怜的。

     锁打开之后蔺筠终于知晓守在一旁的丫环婆子是何作用,小小的铁门看着娇小,可;拉开时却要四人齐上才能将门打开。

     “真的是书与楼?!”蔺筠喜出望外,这角门当真不是在骗她?

     “你不与我同去?”越过那道门就站在蔺家的宅院上,察觉到身后没人跟来,蔺筠扭头问道。

     秦言征挥挥手:“我在家里等你回来,阿专要记得用晚膳的时辰。”

     见王爷不去,青桐就屁颠屁颠穿过角门跟着自家姑娘回蔺家,走出老远之后主仆俩回头看去,那角门大开,几个铁塔似的丫环站在两边不许旁人通行,这样看来倒真是为她准备的角门?!

     “姑娘,我看见王爷刚走呢。”青桐像是察觉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扭头看看自家姑娘,又摇头甩掉脑袋里的想法,明明是个两个孩子怎么就会有那样的想法呢,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不过青桐没将她的想法告诉自家主子,她还是先替姑娘考察一段时日吧。

     *****

     蔺筠主仆俩突然出现蔺家后院里引起不小的轰动,伺候的下人都知道六姑娘也是河清王妃方才已经随着河清王去王府,难不成姑娘没走?还是王爷没带着姑娘一同回王府?

     “娘~~~”蔺筠远远看见大夫人的背影毫不犹豫的开口叫了,这将大夫人吓了一跳。可这府里也没有旁人会叫她娘了……

     大夫人不敢置信的回过头,方才被她撵走的女儿笑着扑到她怀里,“娘我回来了。”

     大夫人先是惊喜转眼间又换上怒容:“你们俩人怎么回来,难道是被王爷半路撵下来的?”

     咳咳,蔺筠拦住要发火的大夫人指着角门的方向:“王爷给我的钥匙,我是从王府走过来的。”好长一段路走的脚疼,不过侧面证明王府是真的很大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