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魔怔
    因着六皇子留在庄子里,庄子周围的护卫悄无声息的多了好几处,庄子里不比深院大宅前后院没有多大距离,于大夫人安排六皇子与封广和住在前院,姑娘们则挤在后院里。原本打算明日回府的蔺大夫人也犹豫起来,若是直接回府不顾忌六皇子也不大好,可是都留在庄子里也不大妥当。

     “也不知六殿下何时会走……”蔺大夫人喃喃道,伺候她的嬷嬷深知她的心事,不过六殿下身份尊贵此时确实说不得什么。

     “夫人不如先让人送姑娘们回去,您带着六姑娘一同回去。”庄子不大,姑娘们都闷在屋子里不出来也不是个法子,何况还有一个不安分的哭着闹着要回京,只是姑娘们都回去留下六姑娘一个人也不大好。

     蔺大夫人摇头叹气,若是送姑娘们回去那么所有姑娘都要回去,不然让人看着像什么样子!

     “是奴想差了……”嬷嬷退到一旁垂着脑袋不在说话。那厢探听到蔺大夫人准备启程回京的小太监匆匆将消息告诉自家主子,六皇子苦笑片刻从床上坐起来,昨日傍晚到庄子里也只托封家小郎君的福气才见得阿专一面,连那消息都不曾告知她,若是贸贸然回京可还会依着前世的轨迹前行?

     秦言征想着前世种种一时间竟入了魔障,前世他与阿专不得善终今生却不想重复那可悲的命运,只是他学得一身能掐会算的本事却算不准阿专的心,那时他们解除婚约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阿专,后来重续前缘时也未得到阿专许可,若不是蔺家危在旦夕她怕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他带给她的到底是好还是坏……

     小太监见自家主子痴痴呆呆的叫也叫不应差点给急哭了,此次出行本不该他跟着殿下,是芝麻大人身子不适才将他派出来的,若是殿下有个好歹别说他自个就连他家九族也不得善终,他急急忙忙跑到屋外请护卫去请大夫,生怕护卫请不来好大夫又去禀明于大夫人与蔺大夫人,小太监连滚带爬跑到正屋时蔺筠也站在里头,一听小太监所言立刻往屋外走,蔺筠下意识跟了过去。

     “……阿专……”

     几人走进屋子里便隐隐听到这一生轻唤,姑嫂俩狐疑对视又看向身后的小姑娘还以为自个听错了,按理说六殿下没见过阿专几次才对怎么就记着她的乳名了?

     屏风后的少年仰到在床铺上嘴角边有殷红的血迹,雪白的寝衣挂在瘦弱的身子上有些空落落的,少年听到声响缓缓抬头,嘴角边竟有一丝欣喜:“阿专你来了。”既然你来了便别想走了。

     蔺筠看着倒在床铺上的秦言征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后来她才明白这股感觉叫做心疼。而眼下她能做的便是乖乖站在一旁看大夫给他诊断,不知是不是巧合护卫刚出了庄子祁国师便从京城赶到庄子来接六皇子回去,依着祁国师的本事他应是算出六皇子要出差错才匆匆从京城赶过来,瞧他面色凝重的样子怕是六皇子的状况不大好。于氏姑嫂俩心中存着担忧,恨不得六皇子立刻好起来,可听祁国师诊断完一颗心又吊起来。

     “我带着六殿下回京,二位夫人也快快回京罢此地不宜久留。”祁国师面色沉重,目光扫过一旁悄悄站着的蔺筠又郑重道:“蔺大夫人带着令爱回京罢,近日命人守着六姑娘,莫让心怀不轨之人接近她。”

     蔺大夫人一颗心吊的更高,紧紧搂着蔺筠生怕她有个万一,她张张嘴想问祁国师阿专会有什么灾难,可祁国师已经命人将六皇子送到马车走了,转眼间便只能看到官道上飞扬的尘土。

     “国师大人这到底是何意思,阿专她不会有事吧?”蔺大夫人惴惴不安的问着自家大嫂,于大夫人哪敢说些什么扰乱她的心思,只安慰她照着祁国师说的做,又嘱咐阿专这几日不要到处乱跑。

     这日午后蔺家人与于家人分别套好马车往京城而去庄子里只剩封广和一人,他还记着六殿下与祁国师跟他说过的话,这几日回京有血光之灾,他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庄子里得了,不过在他听闻六殿下旧病复发的传闻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感动来,没想到弱不禁风的六皇子竟然有一副侠义心肠,因对他的承诺竟然不惜冒着旧病复发的危险……

     封广和留在庄子里无言感动,进了京城的蔺家和于家在城门口分道扬镳,于家在城西而蔺家在城东,进了城门便要背道而驰。

     马车之中的蔺妙看到京城大门神色便不一样了起来,甚至暗暗瞪着前头的马车,等她回到府中一定要大伯母好看,竟然敢不经过她的同意对她的丫环下那样的毒手,这简直不把母亲放在眼里!

     蔺嘉捣捣蔺筠的胳膊让她去看蔺妙,眼中的担心不言而喻,原本一件可大可小的事大伯母竟然真的将那丫环打成了废人,这夏天又热,那丫环想熬过这夏天可够难的!蔺嘉的奶娘偷偷告诉过她府里有过这样的事,主母处置丫环没有把她弄留着一口气,可那丫环身有重伤又没有大夫治伤,真心是靠硬生生的过来,不过这样下来纵然不死也留下一身的伤,想继续留在蔺家伺候是不可能了。

     但蔺嘉却不觉得大伯母的处置有错,敢蛊惑主子离家出走的奴才在蔺家也算头一份了,大伯母是蔺家的当家主主母自然有权力处置她,只是她怕……

     甫一进蔺家二门,蔺二夫人便候在二门处,蔺妙远远看见她便飞奔过来一头扎进二夫人怀里。

     “娘,我好想你……”蔺妙说话时已然带着哭腔,腻在二夫人怀里不肯出来。自然而然的二夫人看向大夫人,见她面上有几分尴尬便估摸着这大嫂是做了什么事委屈自家姑娘了。

     大夫人走过来原本想安慰一番蔺妙,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旁的穆雪寒噎了回去:“妙妙好端端的回了家哭什么,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跟姨母说,大家都在这儿呢都会给你做主的。”

     她这话不说不要紧,话刚落音蔺妙就嘤嘤哭了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旁的姑娘都惴惴不安的什么也不敢说,这更让二夫人坚定心中的猜想,她倒是不会和大夫人当面过不去,只拐弯抹角似有所指的问道:“大嫂,妙妙这丫头是怎的了,好不容易出去一趟难道还会有人给她气受不成,你赶快说她两句否则这丫头哭起来能跟我呕好几天气!”

     大夫人有片刻犹豫,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妙妙丫头做的事就是当场喜下这妯娌的面子,依她争强好胜的性子肯定会暗暗记在心里,可若是遮遮掩掩的岂不是让旁人误会她?蔺筠瞧出母亲的为难更看出二房一家人是故意发难,而她很喜欢的穆家表姐更是故意将火往母亲头上烧,往日倒是看不出她的八面玲珑竟都是使在这上头的!、

     “娘,您又何必瞒着二婶,将那丫头戴上让二婶带回去好好审问一番不就知道她做过什么糊涂事么。”蔺筠朝二夫人笑的天真又可爱:“二婶发落完那丫头可千万记得给母亲送过来,母亲还要动家法呢。”

     跟在后头的下人将浑身是伤的丫头抬到二夫人身边,酷暑天里这丫头身上也抹了药,不过终是抵不住天气炎热,浑身散发这一股子怪怪的血腥味,二房母女姨甥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穆雪寒更是捂住口鼻再不肯吸一口丫头周围的空气。

     “小暖这是犯了什么错儿大嫂要将她折磨至此?”二夫人颤声问道,神色之中的恋爱悲戚不似作假。

     大夫人却是先一步厌倦如此装模作样的妯娌,一同相处十来年她对妯娌的性子再清楚不过,只是她担惊受怕好几天如今却没精神和她唱戏,她冷冷瞥了那叫小暖的丫头一眼,低声对二夫人道:“家丑不可外扬,二夫人还是同我到正房说话吧。”

     家丑?二夫人心头一颤,再见女儿一副体弱无力窝在外甥女怀里的心虚模样便明白小暖这事上真的是自家闺女欠理,顿时她心虚起来甚至不想和大夫人到正房去,可惜大夫人已经先她一步离开,几房的姑娘们也陆续告辞离开,只剩大夫人的陪嫁丫环静静守在一旁等着同她一起到正房去。

     “妙妙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大伯母如此生气?”二夫人还抱着一丝希望,希蔺妙说出对她们有利的真相。

     可是蔺妙本就心虚,原本在庄子上的时候觉得偷偷和丫环跑出去没什么,可真正要说出口还是心虚,蔺家家规虽未明说待嫁的姑娘们偷溜出去是什么罪名,但是这事要是传扬出去蔺妙声誉受损是免不了的,所以蔺妙一个劲儿摇头跟母亲说:“女儿没犯错,都是小暖丫头的错,母亲就别拦着大伯母处置小暖了。”

     “你这丫头让我说什么好!”二夫人恨恨骂了一句仍是跟上丫环的步伐往正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