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挑拨
    蔺筠不知怎么劝说蔺妙,打从心底里说她还挺喜欢穆家表姐的。穆雪寒从住进蔺府到现在一直很安分,为人处世周到谨慎不说还非常的善解人意,蔺珏不阻拦蔺筠与她继续来往也是因为她身上有许多世家贵女身上没有的东西。

     “穆表姐是二婶请来的,你这样说二婶会不高兴吧?”何况外头一直有传言穆家将倾,若是此时将穆家表姐送回去岂不是将她往火坑里推?

     蔺妙有几分纠结犹豫,她不是不喜欢穆家表姐,只是母亲将表姐看得比她都重,她心里不舒服罢了。

     “可是母亲喜欢她不喜欢我……”

     蔺筠失笑,她虽未见过二婶当年求子的情景但也是听大人们说过的,二婶对蔺妙严格也是爱之深责之切,蔺二夫人是世家贵女出身,她也以此为标榜,她的女儿必然比她还要优秀,因此她用蔺嘉激励鞭策蔺妙,不过蔺妙与蔺嘉感情极好又怜惜蔺嘉庶女出身总有几分小心翼翼,从未因为母亲的宠爱和庶出的蔺嘉红过脸。穆家表姐虽是姐姐但终归不是蔺家人……

     “穆家表姐是客,咱们得好好招待穆家表姐才是,妙妙可千万不能对穆姐姐耍脾气。”蔺筠不擅长与人说教,她说的委婉穆家表姐再得二夫人宠爱也是有限,她不是蔺家女孩儿最多在蔺家住到出嫁前,早晚都要走的,除非她嫁入蔺家。只是蔺家适龄的少郎君都已订婚,二夫人最多在穆家倒下之后为穆家表姐寻一门好亲事将她嫁出去,蔺妙的担心实属多余,二夫人对任何人的宠爱都不会多于她。

     蔺妙闷闷坐了半晌也没露出个笑模样,等到夜幕时分二夫人叫人来寻她才跟着那人回到二房去。

     青桐说说笑笑引着蔺筠去大夫人房里用晚膳,谁也没将蔺妙的闷闷不乐放在心上。

     ***

     蔺妙在蔺筠处呆了一下午抑郁的心情已排解不少,到二夫人房里时还是平日里叽叽喳喳爱闹爱笑,二夫人将她搂在怀里心肝一般哄着:“你说你去你六姐姐房里做功课怎么到做到现在?平时可没见你这样用功!”

     原本蔺妙是与蔺筠住在一起的,祁皇后殡天后二夫人将蔺妙接到自己院子里住,不过在二夫人院子里住下后蔺妙不愿意再回春溪阁继续在二夫人院子里,二夫人乐得将女儿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因此也从未催促她回春溪阁。这会儿蔺妙倒生出一股子逆反心理,与母亲同住时时被她看着一点自由都没有,还不如回春溪阁自由自在,虽然春溪阁最大的房子不属于她。

     “娘,我想回去同六姐姐一起住!”

     二夫人狐疑的看她一眼:“怎么好端端的又想回去了,你不是说春溪阁住着不舒服?不如娘回头和你祖母说一说让你和雪寒一起住。”

     蔺妙狠狠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厌烦,二夫人对她的情绪了解堪称了如指掌,但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她心里不高兴,而不高兴的源头是因为外甥女雪寒。

     二夫人还想细究蔺妙为何对穆雪寒不喜就听外头丫鬟禀道:“二夫人,表姑娘到了。”

     二房晚膳一向是二夫人带着两个女孩儿一起用的,穆雪寒是她亲生的外甥女还没了母亲,她怕蔺家下人给她脸色看膳食不好好伺候,将她叫到二房一起用晚饭也是避免她受委屈。

     “娘,爹爹什么时候回来?”蔺妙只当没听到丫鬟说谁来了,自顾自问着自己想知道的,若是爹爹回来看表姐还敢不敢来正房用饭。

     二夫人一怔,猛地想起丈夫已经外放三年,今年春上就要回来了,夫妻分离三年今年终于能见上一面了,她压下心里的欢喜招呼穆雪寒进来,也没回应蔺妙的问题,蔺妙坐着原地一动未动满心的不高兴。

     “妙妙怎么不高兴?”

     若说二夫人对生养了六年多的女儿了如指掌,那穆雪寒便是在这短短数月将蔺妙的性子摸了个一清二楚,况且蔺妙的心情如何向来不加掩饰很容易便能看出心情好坏。不过蔺妙虽然心里不高兴,但她还记着自家的教养没有纵容自个发脾气,只淡淡回她:“表姐多心了,我没有不高兴。”

     穆雪寒笑容微怔,不过她不会当着二夫人的面儿蔺妙较真,笑眯眯的揽过蔺妙一起到饭桌边,蔺妙见表姐对自己言笑晏晏的心里闪过一分愧疚,是她太小心眼了罢,表姐没母亲已经很可怜了,母亲对她多几分怜爱也是应当的。她愧疚的看向表姐,却在看到她头上戴着的金簪后愣在原地。

     穆雪寒头上戴着一根金梅吐蕊的簪子,这根镶嵌着绿宝石的梅花金簪是二夫人很喜欢的簪子之一,当日蔺妙也和她讨要过这根簪子,不过当时蔺妙头发都没长长,二夫人以此为借口没将簪子给她只哄她说给她簪子给她留着,等她长大之后再给她,而如今这根簪子出现在穆雪寒发髻中,蔺妙气的浑身发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母亲只疼表姐不疼她!

     “妙妙?”二夫人见蔺妙呆呆的也不动筷子就伸手轻拍她一下,谁知这一拍跟打醒了惊弓之鸟似的,蔺妙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下来,瓮声瓮气道:“我不吃了!”

     蔺妙说完就往自个屋里跑,二夫人使丫环拦她都没拦住,与穆雪寒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二夫人更是生气的,她一直致力于将蔺妙培养成为一个行为举止都有大家风度的世家贵女,可看蔺妙现在的样子和那些暴富之家的姑娘有什么区别,一点积年世家的气度都没有!、

     “二夫人,妙妙姑娘在自个房里哭呢。”蔺妙的奶娘小心翼翼的禀报。

     二夫人不是不心疼,不过她刚被蔺妙当着外甥女和丫环婆子的面下了面子,这会儿当然不会直接去蔺妙房里看她,只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蔺妙到底为什么突然生气,但蔺妙的哭声越来越大,大有让全府众人都听到她的哭声之势。二夫人实在坐不住起身要去哄她,穆雪寒俯身去扶她,那金梅吐蕊的簪子刚好映入二夫人眼中,她立刻明白蔺妙不高兴的缘由。

     “这妙妙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二夫人深觉挫败,原本她是宠爱着女儿,但自从出过祁皇后玉佩的事她就加紧了对蔺妙的管教,她以前真不知道自己女儿眼皮子居然会浅到这种地步,不过一根簪子而已!

     穆雪寒一头雾水但仍是说好听的为蔺妙开脱:“妙妙还是个孩子,姨母还是不要对她太严格了。”

     二夫人面上苦笑心里却在叹气,她何尝不想让自己闺女整日高高兴兴的,可看看大嫂膝下的两个女儿,同样是蔺家嫡女,蔺妙妥妥被大房的两个给比了下去,嫡长女蔺筠的教导最为用心她的处世为人从没人诟病,而与蔺妙相差无几的蔺筠出生没多久就被钦定为当朝六皇子妃,蔺家的女孩儿不会有人比她更尊贵,相比之下蔺妙就没那么引人注目,二夫人之前没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若想让女儿脱颖而出必须对她严加管教,不能成为蔺筠也得与蔺珏并肩。只是先前的放任蔺妙养成的性子再改回来不容易……

     “这孩子……哎。”二夫人叹着气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穆雪寒当即表示摘下簪子还给表妹,二夫人之所以会将这簪子给她还是因为看她戴来换去都是那几样首饰,逼问之下才知道她从穆家出来的时候根本没能带出来几件衣裳首饰,二夫人憎恨穆家继夫人的同时将适合的年轻女孩儿戴的首饰统统送到穆雪寒房里,谁知却忘记其中有蔺妙先前看中的簪子。

     二夫人拒绝了穆雪寒的好意:“这簪子你留着,姨母送出去就是你的,但妙妙的习惯我得给她改改。”

     穆雪寒默然,姨母虽然疼她但却从未怎么关心过她的品行,只要她乖乖的就好了。哪像对蔺妙,近乎苦口婆心。

     **

     “妙妙,开门。”二夫人声音中有几分冷硬,周围伺候的人纷纷低下头,生怕夫人将火撒到他们身上。

     蔺妙正哭的伤心,听到二夫人叫门想也不想吼道:“我不开门,你对表姐好不对我好,你偏心!”

     她说完又扑回床上哭的伤心,却不知二夫人何等震怒,她以为蔺妙不过是生气她将簪子给了雪寒,可现在竟然议论起她的是非对错来,简直不孝!

     “放肆!”

     二夫人示意嬷嬷将门撞开,打算进去好好说教一番。穆雪寒拉住她低声劝着:“妙妙在气头上说的话姨母不要放在心上,等她消气之后好好哄哄也就没事了,现在贸然进去只会让妙妙更生气。”

     “可……”二夫人眼圈微红,这府里谁不知道她最疼爱这个女儿,如今竟然被女儿指着骂她偏心,她怎能不伤心。她低头啜泣着:“妙妙以前那么乖,现在怎么这么不乖啊。”

     穆雪寒小心扶着她劝慰道:“说不准是哪个下人乱嚼舌根让妙妙听见心里不舒服,咱们跟妙妙说清楚也就没事了。”

     “乱嚼舌根……”二夫人跟着她重复了一遍,突然想到蔺妙今天一下午都呆在春溪阁和蔺筠说话,难不成是蔺筠和妙妙乱说不成,否则怎么早不说晚不说,从春溪阁回来就乱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