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埋怨
    蔺家几房住的距离不远,夜里又安静,二房的吵闹声自然被人听得清楚,三房使人过来探问了一句便作罢,只是大夫人作为蔺家的当家夫人是不能不闻不问的,下人将隐约听到的话学给大夫人听,正在用饭的母女三人皆是无奈。

     “妙妙这丫头怎么回事。”大夫人喃喃反问,此刻也没了吃饭的胃口起身要去二房看个究竟,若是任由蔺妙哭闹打扰到老太太可就大事不好了。

     蔺筠想了半晌才明白妙妙可能在闹什么,不过她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子转不过弯来,难道她说的不够明白?

     大夫人起身去了二房留下两姐妹对坐,过年后蔺珏一直在房里绣嫁妆轻易不会出门,就连蔺筠也只有晚上用饭时才能见到她,这会儿蔺筠若有所思的表情落到蔺珏眼里就被她看出了别的意味:“你是不是知道妙妙为何哭闹?”

     蔺筠默默点头将事情原委说给姐姐听,末了还反问:“我觉得妙妙都懂了,怎么还会和二婶吵架?”

     “但愿二婶不会将这事怪罪到你头上才好。”蔺珏幽幽道,大眼睛里有一分戏谑。事实上依着二婶的性子这事很有可能怪到蔺筠头上,她还记得蔺筠小时候很得哥哥姐姐们宠爱,哥哥们经常从外头给她带些稀罕玩意姐姐们也经常哄着她玩,舅舅家的表哥偶然从外头买来一块难得的宝石却转手送给她玩耍。

     蔺筠从小就是个大方孩子,表哥送的宝石在蔺珏生辰的时候当做生辰贺礼送给她,当时蔺妙也在场看到那宝石流光溢彩也嚷着想要,蔺筠虽然大方但也护食怎么也不肯将宝石给蔺妙,蔺妙哭闹不休被二夫人带回去教训,饶是如此蔺妙也哭了好几天才没再要那宝石。原本以为宝石之事就此揭过,可蔺珏偶然一次去二房却听到二夫人跟陪嫁丫环抱怨都是蔺筠故意和蔺妙炫耀才让蔺妙生出攀比之心来。那时候蔺珏虽不明白二婶为何那样说,但却深深把那话记在了心里头。

     蔺筠一头雾水,二婶为何会把这事怪到她头上?蔺珏悠闲捧着茶盏也不解答她的疑问,笑的神秘又有一丝坏坏的。

     过了好大一会儿蔺大夫人从外头回来,她面色不大好看后头跟着的丫环婆子也都小心翼翼的,一看便知在二房处受了气。蔺珏向来都是贴心的好女儿,体贴的奉上一盏茶低声问发生了何事。

     大夫人没好气的朝二房的方向瞪了一眼:“我好心去看她二房出了什么事,你二婶倒好连门也不开便冷嘲热讽说无需看她二房的笑话,还说我操劳家事辛苦早些回去歇着罢!当我愿意管她的闲事似的……”

     蔺筠默默看了自家大姐一眼,服了她的神机妙算。从小到大她也有几分体会,蔺妙若是有一点点不好二婶总会怨到别人身上,绝对不会有蔺妙一点点的错处,现在看来这次二婶认为是她对蔺妙说了什么才引得她回到二房哭闹。只是她已尽力不与蔺妙有太多牵扯,但同住春溪阁是祖母的安排她反驳不得,都是蔺家姐妹有些事她不好做的太明显,原本蔺筠也未想过与蔺妙太过疏远,但从她长大之后的记忆里她因为蔺妙吃过二婶不少排头,如今看来还是与蔺妙分开住的好。

     “母亲何必与二婶生这闲气,反正牵扯到妙妙二婶总会拎不清。”蔺珏淡然劝着,眉眼间却很不屑二夫人如此为人。

     大夫人叹一声气,嘟囔着说了一句:“女孩子家怎能这样说长辈,你二婶不知当家的难处。”

     两姐妹耸肩,这话她们听大夫人说过无数遍,只是为人子女不好非议母亲,照她们看来母亲就是把当家夫人的担子看得太重,什么都要管上一管。这顿晚饭有几分食不知味,待到晚间蔺穹从前院回来大夫人自然拉着他将晚饭间的事说个清楚。

     **

     第二日蔺筠照常去家学上课,可破天荒的没见蔺妙来上课,难不成昨日哭肿了眼睛不肯来上课了?蔺筠偷偷去问四姐蔺嘉,蔺嘉正捧着脑袋发呆,一双杏眼里满是迷茫,她先是摇头,头上戴着缀着碎碎银叶子的步摇晃起来有清脆的声响,正埋首书案的女先生抬头四处看了看没有异样又低下头去,蔺嘉指指自己眼睛做个揉眼睛哭鼻子的动作。

     “妙妙还在房中哭着呢。”蔺嘉早起到二夫人房中请安就听到碧纱橱里有哭声,她也没在嫡母正房多呆请过安就匆匆离开,待到蔺筠问起才想起来住在碧纱橱的人正是蔺妙,昨晚她也听到蔺妙的哭声不过不知发生了何事,不曾想蔺妙气性这样大一直哭了一夜。

     蔺筠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不过她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横竖她还有母亲帮忙顶着,母亲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下学后有老太太身边伺候的丫环在外头守着,见蔺筠与蔺嘉携手走出来微微松了一口气,她笑眯眯的上前行礼:“奴见过两位姑娘,老太太请两位姑娘到留松苑里说话,姑娘们随奴走吧?”

     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老太太这是要问蔺妙的事,蔺嘉朝蔺筠挤挤眼,互相捏了捏彼此的手心。书与楼距离留松苑不远,路上还有丫环妙语逗趣,说说笑笑间很快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甫进院子蔺筠便看到二夫人的贴身丫环站在外头,不过却没看见母亲的丫环,难不成娘不在?

     “老太太,筠姑娘嘉姑娘到了。”

     正房里的说话声停了片刻,而后是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声音:“让丫头们进来。”

     两人手拉手进去给老太太请安,蔺家老太太出身不俗,养出的儿子的也很有出息,不过因为丈夫早亡的缘故轻易不爱见人,经常一个人在小佛堂里礼佛,不过老太太为人严谨不偏不倚,平日里都是笑眯眯的慈祥和蔼,只有身边此后的人才知晓老太太发起火来的可怕之处,

     老太太今日的笑容格外多,招呼俩丫头到身边站着,一手拉着一个不住的点头:“又长高了,好好。”她不住的赞叹俩娃娃的乖巧之处,按照往常接下来便是吩咐丫环拿来好东西赏给两人,对亲孙女老太太从来没有吝啬过拿出手的都是好东西,蔺筠暗道赚到了,偷偷去看蔺嘉也是同样的表情。

     大夫人一脸不赞同:“娘怎的一见她们就止不住送出去好东西,她们也用不着都是孩子呢。”不过大夫人嘴上这么说,嘴角的笑意却从未断过,更没表现出一点点对这些好东西的心疼。

     老太太瞥她一眼,她不是不明白两个儿媳妇之间在打什么官司,不过大儿媳一向拎得清她不担心,如今她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让二儿媳看清楚,只拿自个的孩子当宝出点事就埋怨别人家的孩子,一直这样下去可还行?别人不说,她头一个不答应!

     二夫人脸色窘迫,很是不耐烦老太太如此大题小做,况且她只是在自个院子里小小埋怨了一番,蔺筠还没嫁入皇家哪就这样金贵了?她还是觉得是蔺筠故意挑拨妙妙的。

     “老二过些日子就要回京述职,圣上应不会安排他外放,你们二房一家团聚雪寒丫头再住在你院子里也不合适,我看不如这样。”老太太清清嗓子顿了顿道:“让妙妙和雪寒丫头住在一起,雪寒丫头乖巧懂事又稳重,有她陪着妙妙肯定错不了,两个小的凑在一起就会胡闹,四丫头也是个好的,让她看着筠丫头我和你大嫂也能放心。”

     老太太一席话说完等着看几人的反应,蔺嘉自然是没有不应的,春溪阁比她现在住的院子大还漂亮,何况一起住的人又是与她合得来的蔺筠,盘算起来百利而无一害,她与蔺筠对视一眼见她也没反对便安下心来,接下来只等大夫人是否同意。

     “娘的安排自是为这几个小的考虑,媳妇也觉得这么办好,嘉嘉是个好孩子筠丫头和她一起我也放心。”大夫人脸上满是笑意,看向蔺嘉的目光格外和蔼,她话外之音不外乎与蔺妙同住不放心,二房夫人担心蔺妙被蔺筠带坏,她这做娘的还担心蔺妙性子未定对蔺筠影响不好。

     二夫人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毕竟老太太说的是事实,蔺珉蔺二郎君外放回府必然要在二房正房起居,穆雪寒再留在正院着实说不过去,让外甥女和女儿住在一起是上上之选,但二夫人着实不想让大嫂就此顺心如意,凭什么次次都是二房受气?整日里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让人厌恶的很!

     最后离开老太太院子里的时候是二夫人走在前头,一副谁也不想搭理的模样,大夫人含笑跟在后头,蔺筠与蔺家无奈对望,这种情形这些年见过无数次,但也没见两妯娌真正吵起来过,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摩擦后没多久又恢复表面上的言笑晏晏,谁也不知下次吵起来是什么时候,更不知撕破脸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