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又见
    封家是军功起家,封广和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平日里又大大咧咧惯了出门远游都是骑马,坐在马车里的次数可谓屈指可数,何况还是和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

     “闲着也是无趣,封小郎君不如同我下一盘?”秦言征表情温和,丝毫没有中宫嫡子高高在上的气势,长年拖着病弱的身子又给他添了七分羸弱的气质,给人动动手指就能把人折断的错觉。

     封广和心下纳罕,明明俩人差不多大可为何他坐在六殿下对面,被他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睛一看就彻底没了底气,他乖乖将放在一角的棋子端上来,做了请的手势。

     “听闻封小郎君在蔺家家学念书,蔺家先生都是学识渊博之人,封小郎君好运气!”秦言征捏着棋子游刃有余,那淡然的神情差点让人以为方才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封广和嘴角抽搐,为什么他隐约听出一丝醋意?难不成六殿下还羡慕他每天被老爹拧着耳朵去蔺家家学的日子?也是,当今圣上子嗣近二十位,他爹只他一个自然有时间好生管教,他倒是想将动不动就揍他的老爹送人可谁要?

     “是小的荣幸。”封广和犹如一个锯了嘴的葫芦能不说就一个字儿也不说,与以往的性子大相径庭。

     秦言征虽然不知封广和为何对着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此人对他的抵触还是很明显的,不知想到什么秦言征的面上的表情冷了几分,手下的棋子一个比一个凶猛,直将封广和的黑子往死角里逼,不大会儿功夫棋盘上俨然已是白子的江山。

     “我输了。”封广和闷闷出声,也不再执谦词,郁闷之中他还想着筠妹妹嫁给这样的人可真是无趣,连生气都不打声招呼可真讨厌,让人连讨好都无处下手,从小就这么不讨喜那等他娶到筠妹妹不是更讨厌?

     “封小郎君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秦言征含笑着望着他,依然是善解人意的大哥哥模样,但也是这人掐指一算就知道他有血光之灾也能算出他能活到哪年哪月的……封广和没来由的打个寒颤默默决定将这些年攒下来的银子都送给筠妹妹做嫁妆!

     *****

     于家庄子里的下人很是小心翼翼,庄子里都是女眷不说,经过上午七姑娘出逃事件谁也不敢小瞧蔺家的姑娘们,若是再出点叉子他们可承担不起,外头大门被敲响时门房在门缝里看了许久才将门打开一条缝。

     “这个是当今六殿下,我是封广和,我俩今日无法回京,想请贵主人留我们住一宿。”封广和原本以为这附近的庄子是蔺家的,但见门匾上写着于家庄园也愣怔了片刻,京城没有姓于的世家,若这不是蔺家的庄子大不了出些银子住上一两日,六殿下当时指的方向便是这所庄子,他还是谨遵六殿下的吩咐为好。

     大夫人与于大夫人听到六殿下的名号亲自迎了出来,待看到门外站的人当真是六殿下心中疑惑更盛。不等两位长辈开口,秦言征乖乖拱手给岳母大人行礼,封广和整个人都是懵的,同秦言征一起行完礼才意识到明明他比六殿下熟多了为何与他一块行礼?

     “六殿下怎的突然来了这儿?”大夫人也好奇的不得了,去凤鸣山休养了大半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京城郊外的庄子里,看着仿佛没有那么病怏怏了。这点大夫人倒是欣喜的。

     于大夫人爽朗一笑,“日头还热站在外头做什么,小姑快请六殿下与封小郎君进来吧。”

     封广和熟门熟路的走进来不动声色的离秦言征远了一些,虽然六殿下算出他的血光之灾,但直觉告诉他还是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于大夫人看封小郎君大踏步往里走哑然失笑,这傻小子虽然愣头愣脑的可看起来还挺讨人喜欢的,与于颜相差不多,若是有可能……她摇头散去突如其来的想法,女儿一辈子的大事急不得。与大嫂不同,大夫人的全副心神都在六殿下身上,虽然封广和大大咧咧将包袱揽到自个身上,但在大人看来那样的理由还是牵强了一些,只不过怎么也不好当面挑破,尤其是当大夫人看见自家小姑娘和于颜嬉笑着从后院手拉手跑出来时。

     “筠妹妹!”封广和叫的响亮又开心,大步走到蔺筠面前向她问好:“好几日没见过妹妹,妹妹可还好?”他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咧着白牙显然极是开心,封广和一向待人真诚,对熟悉的人一颗赤诚之心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封夫人没给他生个妹妹出来他就将合眼缘的蔺筠当做亲妹妹来疼爱。

     蔺筠叫了一声封家哥哥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从秦言征身上掠过,本该待在凤鸣山上休养的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六姑娘。”秦言征低低唤了一声,方才还好好的人突然难以克制的溢出咳嗽声,众人心头一紧生怕金贵的六殿下就此折在这庄子里头,而伺候的小太监急忙请于大夫人腾出一间空屋子出来让自家主子休息,赶了大半天的路他家主子的身子怕是有些受不住,若是让祁国师知晓自家主子偷偷从凤鸣山回来怕是发火。

     庄子里现成的房间很多,于大夫人又命人好生收拾了一番才请这对主仆进去,不大会儿的功夫后院的姑娘们都知道前头来了男客,封广和是她们都认得的,另一个也算不上陌生。几个姐妹都好奇又隐忍的将要问出口的话给憋了回来。

     “六殿下也忒不知规矩了……”蔺妙低声埋怨,她们几个还都是待嫁的姑娘们的,与六殿下住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又不是他的小妾姨娘,那样糟糕的身子还不知能撑多久,蔺妙分外同情的看向蔺筠,见她呆呆的什么也不说便以为她在前头看到了六殿下大失所望心头竟然闪过一丝兴奋。

     蔺筠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品着手里的香茶,可脑子里突然涌现出来的回忆却让她淡定不了,她记得梦里头她在京城郊外的庄子里被人劫持拐走,直到十天之后才被二叔救了出来,可也因为这次劫持京城之中流言四起,对她被劫持的事众说纷纭。六殿下的姐姐海宁公主甚至当众说她不洁,竟然说动太后下旨解除她与六殿下的婚约。这是头一次她在梦里想起有关于六殿下的事,那她梦里之所以没有他也是因为他们解除婚约?

     这一夜蔺筠翻来覆去没睡着,她反复告诉自己明日就会回京城府中,到时候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怎会被人拐走。饶是如此还是糊糊涂涂做了一碗上的噩梦第二日醒来听到外头淅沥的雨声还以为在梦里。

     “娘,咱们什么时候回府里?”

     蔺筠一遍遍问的大夫人哭笑不得,甚至还摸了摸她额头以为身体不舒服才会闹着想回京城,只是外头雨下的正大,马车在路上也不好走,要想回京也得等雨停了路上干净些。

     “可是我想姐姐了……”蔺筠给自己找个理由,她更怕梦里涌现的事会真的实现,毕竟这近一年的试验下来许多事情都和梦里一模一样,都快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将后头十来年都过了一遍。

     大夫人摇头笑笑不理会她的小女儿情怀,厨下还熬着六殿下的药,她唯恐药出了什么差错将贴身丫环和陪嫁嬷嬷遣去看着正在熬的药,等她们回来报六殿下已经乖乖喝了药才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对这个病弱的女婿大夫人也讲不清楚是什么心思,最大的愿望还是想他能好好的活到长大。